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言葉

「Do you mind?」


——他不喜歡她。


女孩在7歲的時候認知到了一個事實。


當那位少年蹲在面前,露出那副表情時,她就知道了。


>>>


“尼諾是多瓦王室派來守護我們的人。”


聽到哥哥這麼解釋異常的原因的當下,她首先浮現在腦海的畫面是一輪明月,皎潔的光芒灑在窗前,幼小的自己趴在邊緣看著手掌映在壁上的影子。


接著,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不行。


蘿塔眨了眨眼,雙手交疊放在腿上,明顯吸吐了一口氣。


“那個啊……小時候——曾經說過想要當尼諾的新娘這種話呢。”


那是過去式。


在吐露出這句話的同時她聽到了心臟強烈撞擊到胸腔的聲音。原來自己比想象中在意,尼諾的秘密。


深夜,蘿塔清晰的夢到了父母過世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每晚都會被火車翻覆的畫面給嚇醒。這當然辛苦了身為哥哥的吉恩,只要自己在房裡發出一點聲響,就會跑過來輕拍著自己,做著不擅長的哄睡。


看著睡眼惺忪、卻始終露出溫柔笑容的哥哥,她既開心又寂寞。


於是她學會了忍耐。


於是她學會,快要哭出來的時候,要仰著頭拼命眨眼,將眼淚逼回去。


然後知曉這一切的,不是吉恩。


是那位,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另一位。


>>>


“雖然說,現在才告訴你,好像有點太晚了。”


一切恢復平靜後的某一天,但其實距離那場100週年紀念典禮好像也沒有久到遺忘的地步。


吉恩在出門上班前,穿上了制服外套,突然想到什麼的對正在流理台洗盤子的蘿塔說道,那語調和平常提醒她今天要出差一樣隨性。


“其實尼諾之前中槍受傷了。”


“這樣啊……”蘿塔其實沒怎麼聽進去,摻雜水聲的,需要過濾掉雜音。幾秒後她才領悟到其中的意義,回過身看向吉恩。


“咦??”


“已經沒事了,你看,他明天不還是照常要來家裡吃飯嗎。”男人朝玄關走去。“我出門了。”


她連忙伸出沾滿泡沫的手向他道別,“路上小心。”


然後,在度走回流理台前,直盯著水龍頭不斷流瀉的水柱。沉默了許久,卻也這樣洗好了餐具,將手上的泡沫沖洗乾淨,在圍裙上擦了擦。


仰起頭看著天花板的細縫。


趨近於無聲。


——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


最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知道了自己是皇室的身份。


又或者是一同知道了尼諾的秘密。


她總是回想起年幼的自己,懵懂的自己,想要向尼諾立下約定的那一天。天氣、雲朵、溫度,甚至是微風吹在肌膚上的觸感。


越來越鮮明。


仿佛想要倒回去那一天般。


腦海正不斷地播放那天的畫面。


>>>


“所以,你臨時說要來多瓦就只是為了送吐司嗎?”施萬王子一臉高傲的接下了蘿塔遞來的紙袋。


當事人只是微笑的點了點頭。


“嗯,想看看媽媽的畫像!”


“哈?就這麼簡單?”


“還有探望祖父!”


對於這天真的回答,施萬的臉色有些僵硬。


即使如此他還是領著蘿塔前往了畫像放置的房間,年輕的王女唯一留在這個城堡的痕跡,亭亭玉立的歲月以顏料刻劃在畫板上。


蘿塔僅僅是站在畫的面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


畫像的高度需要她仰起頭才能看到全貌。


王女那雙藍寶石般沉靜的雙眼溫柔的看向前方,相似的容貌卻有著本質上的不同。比起記憶中的母親,蘿塔看到的是自己不曾認識到的女性,位於皇室之中、有著一顆嚮往自由的心、卻也為了國家的和平給出關於隱匿的答案。


那麼,自己呢?


她知道,現在這個念頭並不是什麼能動搖和平的大事。


轉身對已經愜意的坐下,準備喝下午茶的王子和侍衛,說道:“我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


施萬和瑪吉同時“嗯?”了一聲。


“男性被女性做了什麼事會心跳不已呢?”


“噗——”剛喝下紅茶的施萬立刻嚇得做出誇張的反應。好在的是瑪吉迅速閃身避開了被紅茶噴一臉的危機,冷靜的撫了撫衣領、低頭向蘿塔道歉主人的無禮。


“我認為,就如同蘿塔小姐來到多瓦的原因一樣,您應該有想法了才對。”


瑪吉湛藍的眼瞳率直的看向自己,兩人相視一笑。


只有施萬在一旁抗議著。


>>>


“喂,哥哥。”

“嗯,明天早上的飛機。”

“不用來接我啦!你要上班……啊對了!”

“讓尼諾來接我吧!”

“我才沒有任性呢!”


>>>


尼諾脫下安全帽將機車停好。


一走到機場出境等待區,就立刻發現蘿塔剛走出自動門。


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現彼此的存在,對上眼,互相點了點頭。然後尼諾便站在原地,等她走來。


不過男人立刻發現到了異樣。


也許是她那雙會說話的大眼正泛出狡黠的光芒、又或是走到僅剩一公尺距離時她放下了手上的提袋——都讓他暗叫不妙。


“等……”


撇去一百週年那一天,短短幾分鐘的見面。


撐著還未完全康復的身體,走到她身邊之外。


今天是他們時刻一個月後的再遇。


雖說兩天前他們本該在公寓裡頭吃一頓蘿塔親手煮的晚餐,卻因她臨時的旅行而取消了。


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於——


“不等!”


蘿塔伸出雙手,穿過了男人的腰間。將他撲個滿懷的一個擁抱。


她並沒有抬頭看他。


只是對著他的左胸口,喃喃自語:“我現在有問題要問尼諾的心!”


微微歎了口氣,尼諾小心的圈住她、卻也紳士的沒有碰觸到。“什麼事?”


“尼諾說過:「難過傷心的時候,不想用哭來發洩時可以用說的,說出來心情會好很多。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


“那麼,你可不可以也對我說呢。”


蘿塔終於仰起頭,“工作也好、心情也好,還有受傷的事。”


尼諾闔了闔眼,現在沒有戴眼鏡的他根本難以遮掩動搖或是感情。他勉為其難的點頭,“好。”並決定下次見到吉恩要順拐走打火機讓他沒菸可抽。


“然後還有一件事。”


“嗯?”


這次跟剛才不一樣。


蘿塔踮起腳、雙手圈在嘴邊附在他的耳邊。


“我現在還是很想當尼諾的新娘,”她的氣音細細的搔著皮膚。“可以嗎?”


尼諾沒有說話,少見詫異的張大了眼睛。當然,也可能是他這一生的驚訝情緒全給了歐塔斯兄妹也說不定。


——“不可以。”


他的嘴角牽起了弧度。


與話語相反的動作是圈住的手臂稍加用力的觸碰到她柔軟的身體,他低下頭靠在女孩的肩上。


“但是兩年後,說不定可以。”


>>>>>>>>>>>>>>>>>>>>>>>>>>>>

年齡設定>>尼諾38-40歲,蘿塔18歲,所以兩年後蘿塔20歲就可以結婚去咯(不是

查了好多資訊很多人都一致認為ed曲是蘿塔的心聲害我瞬間去找中文翻譯(然後爆炸)真的是!!!!!我的天,害我沒有阻力的掉到坑底。

但後果就是——連推特和p站都沒什麼糧可以吃好痛苦(大叫

我要跳回A3了不然我快要爆炸了QQQQQQ

尼蘿不親親抱抱的話我就要爬坑了啦嗚嗚嗚嗚呃呃呃呃

@xila_Leday

评论(17)
热度(33)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