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與神同行/CP:解春 N

▷意識流與擦邊球。
▷混亂的重疊句多過理智。


「吻與花朵皆非他所需。」



神不會死。

掉進火湯也能爬出來。

被恐龍吞進肚也安然無事。


神不需要進食。

神不需要睡眠。

神什麼都不需要。


如果什麼都不需要,那為何他們還保留七情六欲。


人神沒有答案。


>>>


首先是臉頰。

指腹輕壓在女性的臉上,從眉間、鼻樑,滑到人中與嘴唇的線條。

拇指來回撫摸她那雙紅潤的唇。


接著是腳。

手指觸碰到她的小腿,描繪出弧度與細膩皮膚帶來的感官刺激。


對方不解的仰著頭,看向撐在上方的自己。黑色眼珠中明亮感映出男人的臉。

一臉平靜的做出奇怪的舉動,卻沒有更深一步的行為。

她終於開口問:「使者大人?」

沒有拒絕他的出格接觸,沒有反抗他的指尖。

李德春用那般關懷每一位亡者的心情來接受他。


所以她懂嗎?

解怨脈沒有回應。

又伸出手,放在她脖子上。


她當然懂。

感受到的脈搏和呼吸在某個瞬間變得急促、不過短暫幾秒。緩和自然的節奏再度被她抓回來。


這次換她主動了。

女孩的衣袖因為舉高而落下堆在手肘,白皙的手臂環繞住他的頸脖。

他看到她的頭髮因為抬頭而晃動,露出原本被遮掩的雙耳,染上了粉色的溫度。


——「使者。」


她獻上自己的唇。

連同自己那千年之間消磨不掉的卑微語氣。


人神曾為人。

即使為神。

卻還是無法拋棄扎根於深處的人性。

於是所有曖昧的動作都找不到一個出口來解釋。

於是無法為這個吻尋找一個合理的理由來說明。


不過是加重了接吻的力道。磨著、貼著,舌尖嚐到了她的味道。


像是渴望安眠。

像是遠離惡夢。

但其實他一概不需要。


真正請求的,

真正許下的,


「李德春,我————。」


>>>>>>>>>>>>>>>>>>>>>>>>>>>>>>>>>>

解怨脈最後說了什麼呢哦呼uwu


@xila_Leday

评论(13)
热度(4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