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GANGSTA/CP:尼愛 感官動物

「ear to eye」


愛麗克斯坐在辦公桌前,翻閱著手語書,手跟著比出手勢。


外頭在下雨,今天難得的沒有委託工作。而沃里克又出去做牛郎,剩下她和尼可拉斯看家。


從灰暗的天空落下的雨珠密集的敲打在屋簷上,收音機的聲響都被那淅瀝淅瀝的雨聲掩蓋,化為吵雜的樂曲。


但那一切完全跟他無關。不管是多悅耳的音樂,都不會化為具體的模樣收入到他的心裡。尼可拉斯靠著窗戶翻著一本小說,任憑背後的玻璃冰冷的貼著自己。


雨水混了街道上累積許久的灰塵,滲入在磚塊細縫中。鼻腔內充滿潮濕和發霉的雨天氣味,倒是比什麼破碎的音符更具體化在他的腦內。


“啊啾——”


畢竟只穿了襯衫,尼可拉斯還是打了個噴嚏。


兩人這才終於打破了安靜到窒息的空間。


“沒事吧?”女性立刻起身,從掛鈎上拿了一件外套朝他走去。也許是她那臉擔心實在是沒什麼必要,尼可拉斯擺了擺手表示拒絕。


愛麗克斯腳步一頓。


懷抱著他的外套不知該前進還是退回到桌前。


那就像他們的關係一樣,不前不後、半吊子的距離。


>>>


隔天,雨還是沒有停歇。


愛麗克斯闔上那雙寶藍色的眼睛,用耳朵聽著雨聲,落在街道、打在玻璃窗而產生的不同調的聲音。


一樓跟二樓不一樣的地方,大概是這裡幾乎是封閉的空間。


只能靠著樓梯上傳來的聲響辨認一切。但這樣的方法對於睡在此處的尼可拉斯完全派不上用場。


從浴室剛洗完澡出來的她發呆的佇立在地毯上一陣子,掛在肩膀上的毛巾無可奈何接了幾滴髪尾滑落的水珠。張開眼睛,環視了四周。


一樓基本上是屬於尼可拉斯的生活空間,雖然他的用品並不多、卻能用些微的痕跡感覺到他的存在。像是沙發上的凹陷、地毯的擺設,又或是遺留在檯子上的一本書。


直到腳步聲打破了她的思緒。


“噠、噠、噠……”


男人從樓梯走下,眼都沒抬的將武器卸下靠在墻邊。


兩人又維持了那奇異的距離,停住。


“啊,尼可拉斯——”他的襯衫上有明顯的血漬,女性忍不住先伸出手想要檢查傷口。


但卻又被他輕輕一揮給抵開來。


男人脫下了衣服,扔到她的懷裡。拖著沾著血、混著雨的身體走進浴室,關上門。


愛麗克斯慢慢的蹲下身,坐到了地毯上。歪著身體倚在沙發邊緣。再次閉上眼,手緊緊抓住的是染成暗紅的衣領。


“笨蛋……”她喃喃說道,“很難洗掉誒……”


>>>


尼可拉斯一臉嫌麻煩的表情蹲在愛麗克斯面前。


不曉得為何,他洗完澡出來就看到這女人已經坐在地上頭靠著沙發,自顧自的睡著了。視線下移,他哼了一聲。


(不要把別人的臟衣服死死抓著不放啊。)


從她的手中扯出了自己的衣服,將其扔進洗衣籃。


然後,沒有辦法的。他伸手穿過了她的後頸、一手環抱住了大腿,把她橫抱起來。往二樓走去。


女人剛沐浴完,身上有跟自己一樣的味道。


卻又誕生出不同的、屬於她的、和自己的,各自所擁有的氣味。


混著濕氣、雨滴,和一絲鹹水。


將愛麗克斯放到了平常睡覺的沙發上,隨便的蓋了件毯子。他最終還是低下頭、嘴唇貼在熟睡的女性的髮絲上。


給與一個毫無意義的——


>>>>>>>>>>>>>>>>>>>>>>>>>>>>

吻或……

點文來自: @结夏与光生 

寫了久違的尼愛,為此重看了漫畫(越看越覺得這部漫畫大概會就此休刊了qq可是又不小心看到了奇怪的細節好萌啊,好想要買實體書啊

這次著重在嗅覺視覺聽覺之類的描寫上❤
我個人覺得很甜,嗯,很甜 (強調了也沒用

P.S.

這裡有沒有看到一個歪扭的音符啊!!!!

尼可拉斯聽完愛麗克斯的演唱跑出去之後的最後這一頁,我這才看到了這個小音符,頓時覺得:wtffffffffff

基本上黑色對話框都是尼可拉斯的內心話,所以他在內心唱了一個音符這一點真的好——touch me——我的天哦qqqqq

@xila_Leday


评论(5)
热度(20)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