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心音

前篇:言葉


「Do you lie?」


——她不會再喜歡他了。


那是他從那天起,就認定的事實。


>>>


氛圍恰好的酒吧,正中間有個小舞台,女音樂家演奏出一首哀傷的鋼琴曲。


男人窩在角落的座位,高腳杯傾倒的是蜂蜜色的液體,舉到眼前、透過玻璃看出去的視野染上了暗色的光線。


然後有個模糊的身影朝他走來。


擺出了曖昧的微笑,他對於已經坐到對面的女性點了點頭表示招呼,接著便沒把視線放到她身上,轉而投向了舞台的表演。


“啊呀,真是讓人傷心。”這位穿著性感的女性歪著頭,想要抓回他的注意。“只看人家一眼就把我排除在對象之外嗎?”


闔了闔眼,尼諾抿了一口酒。他只是看著音樂家修長的手指在琴鍵上來回,跟隨著節奏搖擺的優美姿態可謂一道景色。


“不好意思,我只是來欣賞音樂的。”說出口的拒絕比剛才的微笑還要直接。


“才怪——”她隨手將漂亮的金髮撥到左肩前露出大半片白皙的脖子和鎖骨,“我認為男人分為兩類。”自顧自的說起來,也沒在意尼諾是否有在聽。


“尋求慰藉時會找跟自己心儀對象有共同點的女人,或是完全避開來。”她伸手向酒保叫了一杯雞尾酒,雙臂搭在桌子上、傾身的姿勢強調了豐滿的胸部。“那麼,我是哪裡跟你心中所想的人有相似之處呢?”


“長相?”支著下巴,女人喋喋不休的講著,令他心中泛起一絲厭煩。“聲音?嗯……眼睛?”


尼諾放下了酒杯、起身準備離去。


“啊呀,”女性轉頭朝他的背影說了最後一個猜測,“原來是髮色啊。”


在雜沓的空間裡頭,唯獨一個身影是不會被他認錯的。


——“尼諾?”


>>>


“尼諾……?早上了哦!”


他從夢中驚醒。


捂著頭,坐起身。宿醉帶來的不適讓他一時找不回思路,自己現在……為什麼會在歐塔斯的家中客廳呢。


“哥哥臨時有公事先出門了。”蘿塔將一杯熱茶放到他面前。“真意外呢,昨天居然是尼諾先喝醉了!”


“嗯…”拿起茶杯啜飲幾口。


然後終於想到了,昨晚碰巧遇到去酒吧吃晚飯的歐塔斯兄妹,跟著回到了公寓繼續跟吉恩喝了起來。反常的自己不小心喝得太快、後來就支撐不住的先睡著了。


“這麼說起來,昨晚為什麼會想去那家店吃飯?”


“嗯?——啊,因為據說那家酒吧的餐點很好吃啊,而且甜點更是招牌!”蘿塔脫下圍裙坐到他身邊的沙發上,“所以才請哥哥帶我去。”


尼諾看向她的臉,聯想到了昨晚遇見的女人所說的話,尖銳的殘留在記憶裡頭。


他掠起一撮女孩耳邊的頭髮,像是在擺玩似的捲繞在指尖,“週五是畢業典禮?”


“嗯!”不在意他的動作,蘿塔笑笑的說道,“尼諾記得要來哦,幫我拍照!”


“好。”


兩人的距離很近,呼吸的起伏、眼睫的顫抖,都逃不過彼此的眼睛。


“你有什麼話問我嗎?尼諾。”


最終,還是她先發現了。


鬆開了指尖,尼諾退後了一些,低聲開口,“為什麼是我?”


“明明有更好的選擇?”蘿塔接著說了下一句。


見尼諾有些猶豫,她便繼續說了下去,“真是過分誒。你這麼說不就等於否認了我的喜歡嗎?”


女孩雙手扶著臉頰、關節靠在大腿上,側臉望著他。“尼諾為什麼要守護我跟哥哥?”突然改變了問題的方向,她提出一個雙方皆知的問號。


“因為,王室的命令。”


“不對。”她挺直了背脊,那雙碧藍的眼瞳直視著自己。“是因為尼諾的爸爸,你才會跟著來到巴登區。”


“因為是重要家人所以才會作為尼諾來到我們身邊,所以才會在事故之後還繼續接任工作守護我們,不是嗎?”


“我喜歡尼諾,不僅僅是溫柔或是長久的陪伴那些簡單的原因。同時,是知道了你的過去後才重新的審視了自己的心情。尼諾看重的東西,也是我們都失去過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


——我想要讓尼諾成為我的家人。


——不是哥哥般的存在、或是朋友之類的。


——而是從戀愛開始,聯結成為家人的關係。


那個瞬間,尼諾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某一天。蘿塔站在他的面前,身高才剛到他的大腿的時候。


也是如此一臉認真而確切的,說出了那句話。


他想,如果是戲言就好了。


這樣他就不用做出過於正式的拒絕了。


可是他必須將她說出口的每句話都認真的對待。


“啊啊,”男人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了她的頭頂。“我知道了。”


這次他知道要回答什麼才會是正確答案了。


“如你所願。”


因為,是如此重要的人。


所以才會有這股衝動、所以才會拒絕類似的特徵。


他低頭,在女孩的額前落下一吻。


>>>>>>>>>>>>>>>>>>>>>>>>>>>>>

他終於承認一個隱藏已久的事實。

>>本篇大概算是言葉的結局,時間是在言葉之後的幾個月(x
也可能是一年後啦,我沒怎麼在意時間線,只是想讓尼諾對蘿塔的告白做的回應。

然後關於前段在酒吧的對話,只是曝露了我自己的癖好(x

因為我認為尼諾是屬於找女人會找跟自己心中那位完全不一樣的類型XDDD就只是很想要寫出這個腦洞XDDDD(跪

@xila_Leday

评论(5)
热度(2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