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誕生

#意識流


「回到我身邊。」


想起來好像是自己生日時早已是四月二日的凌晨了。


常守朱打開終端機,接收了好幾封祝福的訊息,才恍然大悟的發出了聲音,“啊……呀……”


男人敲打鍵盤的手停了下來,轉動椅子面向監視官的位置。


“怎麼了。”


狡嚙慎也抬起手臂活動了下筋骨,因為一件嚴重的犯罪案件導致他們到現在凌晨快三點還窩在辦公室看過濾的監視器畫面。


常守朱抬起頭,熒幕白光打在她的臉上加重了疲憊感,嘴角微揚帶了些許歉意,“生日…忘了。”


“你的?”


“嗯。”歎了口氣,她揉揉太陽穴,稍微拉開了椅子與桌子的距離,伸直了雙腿。“以前都會被朋友約去吃飯,因為事件的關係前天都回絕掉了。”


“然後就一路忘記到現在嗎?”狡嚙慎也站起身,從口袋拿出煙盒點了一根。


僅有兩人的空間,空蕩寂靜。


“對啊。不過也過了那種必須要慶祝的年紀了,所以有或沒有其實沒差。”她起身,走到正在抽菸小憩的他的面前,靠在了對面的桌子上。


兩人的影子顯得對稱卻有些不均。


“還以為你會藉機向我索取禮物。”男人叼著菸,低眉一笑。


“啊呀,這倒是不錯的想法呢。”常守朱交叉雙腿,延伸出去的腳尖幾乎要碰到他的。“那麼給我一束花吧。不用附上卡片。”


“這樣感覺我有個匿名追求者。”她溫和的臉龐沒有笑意,是在闡述一個小小的幻想般,女孩的心情。


“好啊。”狡嚙沒有諷刺這個要求,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麼,也可以順便許願呢。”他再度從口袋拿出了打火機,火光出現在他們之間。“三個願望?”


似是無奈的,陪著她玩起了一場慶祝。


常守朱的眼眉被火焰的閃爍光芒照的,模糊了邊界。


“大家能好好的活著。”


“太不現實了,監視官小姐。”


“因為我只能想到這些啊。”


“那麼第二個?”


“健康的生活著。”


“這不是跟上一個一樣嗎。”


“這樣才能確保啊。”


“好吧,壽星最大。”他頷首,“雖然過期了,但表示尊重。”


“最後一個……”她歪頭的思考了一番。“好像講出來也沒差呢。”


“不是說講出來就不會實現嗎?”


“可我總覺得這必須講出來才有實現的可能。”


狡嚙慎也只好再次點了點頭,準備傾聽。


“請回到我身邊。”


她說出口的那瞬間,換氣扇的聲音停止了、熒幕暗下、連同墻上的時鐘指針都不動了。


“這還真是,強人所難的願望呢。”


沒理會他的抱怨,女性靠近了火源。“呼——”


闔上眼,“不管花多久,我都希望你回來。”


她低啞的聲音迴盪在空寂的室內。


>>>


隔天她是下午才來到辦公室的。


六合塚投來的視線示意她桌上有樣東西。


那是一束潔白的海芋花。


不帶有明顯的意義、或是一張附註的小卡片。


完美的符合了她的要求。


常守把花束拿在手上,讓它的芬芳依靠花瓶裡的水,存活一整天。


然後晚上要下班前,她便將花束扔進垃圾桶。


>>>>>>>>>>>>>>>>>>>>>>>>>>>>>>>>>>

不曉得為何,只想得出如此意識流的哀傷劇情(反省啊

點文by @冬黎 

@xila_Leday


评论(11)
热度(37)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