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CP系列/2017總結SP

>>>點這裡回顧前幾年


(1.)吉莫 #交往同居中


吉恩▪歐塔斯快被嚇死了。


被自己的女朋友。


藍色長髮的女性滿身酒氣、腳步不穩的走進他的房間。最後直接倒在床上沉沉的睡過去。他黑著臉思考著,是不是她喝太醉所以走錯房間,明明就在房間在隔壁而且卻跑來敲門讓他差點被她的這幅模樣嚇到心臟病發。


記得下班前莫芙有跟他說過,是去朋友結婚前的單身派對。


老實說他不是怎麼放心,但想到她大概可以很好的架起防護罩之類的,他也只能寬容的表示要玩的開心。


“還好是回來之後才表現這幅模樣。”他靠近了床鋪,視線從她已經自動自發撈到棉被蓋上,還...

 

ACCA/CP:尼蘿 Summer

#附帶一點吉莫


(1.)


吉恩其實沒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為何會身處海邊。睡意朦朧的坐在陽傘底下,他剛從更衣室走出來,蘿塔遞上的袋子裡頭只有泳褲和一件短袖外套。


早晨似乎是被蘿塔闖進房間,然後半拖半拉的進了電梯上了車,他便失去記憶。再次醒來就是一片過於蔚藍的天空和大海,以及吵鬧擁擠的海灘在跟他打招呼。


“你這傢伙怎麼當起共犯了。”本想習慣性的抽根菸,卻被尼諾提醒了這裡有禁菸標誌。默默地收起菸盒,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畢竟今天的司機是這位惡友擔任。


“蘿塔說好不容易暑假期間你沒出差,所以就想要一起出遊。我記得她昨晚有跟你講吧?”


“我以為是她跟朋友一起去。”


“...

 

ACCA/CP:尼蘿 Curse

#各種前提之下的尼蘿


他做了個夢。


魔女穿著黑色斗篷、把自己的容貌遮蓋住,對他施下奇怪的詛咒。


——心上人的眼淚將變成你的弱點。


啊呀。


尼諾聽到的當下,僅僅是抬手撐住下巴若有所思的歪了歪頭。


這是怎麼樣奇怪的詛咒呢?既不是惡毒的死咒、也不是否定掉所有感情的魔咒。反而存在了無意義的內容。


魔女小姐啊魔女小姐。


請問您是希望我愛上別人、還是別去愛呢?


他正想如此提問時,夢境便被爐上煮沸的水壺響聲給搗亂了。他在歐塔斯家的沙發上醒來。


>>>


蘿塔最近很喜歡什麼都問他的意見。


這件新買的衣服好不好看?


今...

 

ACCA/CP:尼蘿 歐塔斯家的追求方式

——他的藍髪很好看


她拿起尼諾放在桌上的相機,眼睛貼著視窗看出去,室內的光線充足,落地窗外剛好有兩隻小鳥停留,於是順理成章的按下快門。


“咔嚓。”


果然,快門的聲音,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微笑的放下相機,然後坐到沙發邊緣。


哥哥和尼諾還因為前晚喝太多而宿醉而躺在上頭,女孩撐著下巴側看倒在身邊的男人,伸手撥開他的劉海露出了眼皮。


“都多大了還喝這麼醉。”


——還有他呼喚自己名字時


“咳……嗯……”


大概是感覺到被觸碰,尼諾發出了哼聲,眼珠似乎在眼皮的覆蓋下慢慢轉動,正要清醒的前兆。


於是她低下頭湊到他的耳邊,“尼——諾——”...

 

ACCA/CP:吉莫+尼蘿 晨間

#結婚|可能OOC


>>6:30

蘿塔閉著眼,但腦袋清醒。

她習慣性往自己腰上一摸,不意外的抓到了丈夫橫抱住的手,還有吐息在肩上的呼吸,顯得深沉而安靜。

於是她輕輕的挪開了他的手,慢慢的滑下床鋪前往浴室做梳洗動作。邊刷牙邊走出房門到了廚房,從按下咖啡機開始、拿出切片好的方麵包和果醬、預熱烤麵包機。

再回到房內繼續盥洗。

尼諾這才恍惚的醒來,睡眼惺忪的走到浴室,從身後抱住了蘿塔,將臉埋在她的頸窩。


>>6:55

他睜開眼睛的同時,也聞到了咖啡的香氣。

吉恩.歐塔斯小心的起身不想驚擾身邊的妻子,他側頭一看、女性往自己的方向移動了幾公分,皺著眉頭似乎...

 

ACCA/CP:尼蘿 心音

前篇:言葉


「Do you lie?」


——她不會再喜歡他了。


那是他從那天起,就認定的事實。


>>>


氛圍恰好的酒吧,正中間有個小舞台,女音樂家演奏出一首哀傷的鋼琴曲。


男人窩在角落的座位,高腳杯傾倒的是蜂蜜色的液體,舉到眼前、透過玻璃看出去的視野染上了暗色的光線。


然後有個模糊的身影朝他走來。


擺出了曖昧的微笑,他對於已經坐到對面的女性點了點頭表示招呼,接著便沒把視線放到她身上,轉而投向了舞台的表演。


“啊呀,真是讓人傷心。”這位穿著性感的女性歪著頭,想要抓回他的注意。“只看人家一眼就把我排除在對象之外嗎?”...

 

ACCA/CP:尼蘿 言葉

「Do you mind?」


——他不喜歡她。


女孩在7歲的時候認知到了一個事實。


當那位少年蹲在面前,露出那副表情時,她就知道了。


>>>


“尼諾是多瓦王室派來守護我們的人。”


聽到哥哥這麼解釋異常的原因的當下,她首先浮現在腦海的畫面是一輪明月,皎潔的光芒灑在窗前,幼小的自己趴在邊緣看著手掌映在壁上的影子。


接著,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不行。


蘿塔眨了眨眼,雙手交疊放在腿上,明顯吸吐了一口氣。


“那個啊……小時候——曾經說過想要當尼諾的新娘這種話呢。”


那是過去式。


在吐露出這句話的同時她聽到了心臟強...

 

ACCA/CP:尼蘿 Short Journey

「公主與,攝影師。」


已經記不清楚了。


尼諾拿起相機拍攝歐塔斯兄妹的次數。


雖然對他這份隱秘工作來說,不應該有「不記得」這類的事情發生,可若問起他:第一次見到他們是什麼時候呢?


他只會微笑的表示,忘了。


>>>


蘿塔泛起了開心的笑容,看著服務生端上一盤舒芙塔、裝飾鮮奶油和新鮮水果,但最值得稱讚的是那蓬鬆柔軟的煎餅。


“哇啊!好可愛!”


坐在對面的尼諾喝了一口咖啡,嘴角噙著弧度。


早就開始享用了甜點的蘿塔對那精緻的美食做出一番評論,“哇啊!好吃!!這個鮮奶油%#&*+——”少女對於甜點的喜歡可能是來自於家族的遺傳,但...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