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APH/CP:普洪 ONE STORY

「morning kiss.」


“從前從前,有個國家繁榮又和平,但其實是初代國王與女巫簽下了契約的詛咒,皇室裡頭必須奉獻一位公主作為祭品陷入沉睡作為興盛的代價。”


清晨的房間,灑滿舒服陽光的床鋪。孩子賴著床哀求爸爸講個故事他才願意起來。那位爸爸撫摸了孩子的頭,笑著說,明明是睡前故事,為什麼要早上才講呢?


>>>


PAGE 1.


在遠離王都的一個森林小鎮,伊麗莎白和基爾伯特作為青梅竹馬而比鄰生活。兩人在森林裡嬉戲玩樂偶爾打個架,再大一點就跟著大人去學習打獵。


“哇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是本大爺贏了!”基爾伯特從袋子裡拿出今天的戰利品,三隻飛鳥、...

 

APH/CP:普洪 情人•節

#大學paro(延續定義男女朋友這篇)


「藍色的愛意。」


基爾伯特最不擅長的事情,可能就是去記紀念日或是特別節慶了。啊,啤酒狂歡節除外。


所以二月十四號那天,要不是他出門經過花店遇到弗朗西斯,大概就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了。


“哦呀!基爾伯特!”對方的手上捧著一大束玫瑰花,“你也來買禮物嗎?”


“哈?”


看到他臉上大寫的懵,弗朗西斯歎了口氣指了指花店的日曆,被手繪的愛心所圈起來的日子,整個店面滿滿的紅艷玫瑰。


“啊……”好像終於明白了,基爾伯特搔搔頭滿臉困窘。


>>>


伊麗莎白很不滿、十分不滿、非常不滿。


原本以為自家男...

 

APH/CP:普洪 末尾舞會

#學園paro|各種私設

 此篇為番外篇,主篇聯結

(1.)學園祭

(2.)下半場平手

(3.)終場哨聲

另外,同時希望大家也能看看同系列的香灣回合,因為劇情有相連接(^u^

(1.)學園祭

(2.)下半場決勝負

(3.)終場舞會

>>>


以亞瑟為首,他帶領路德維希、費里西安諾和本田菊,精銳的四人小隊衝到了操場正中央的司令臺上,奪回了麥克風的主導權。


亞瑟行使了副會長的權利,“以學生會的增修條例第一條!會長失去戰鬥能力時,一切由副會長說的算!!!!校園捉迷藏結束!!!”


之前,被伊凡推下台的阿爾佛雷德早就因為被女學生瘋狂追的緣...

 

APH/CP:普洪 相對理(8.)

「多說有益。」


伊麗莎白把菸點著,擱在煙灰缸。


一股菸草味緩緩地飄散開來之外,還有一個淡淡的清涼藍莓味。


她對於菸其實還不到上癮的程度,有時候就只是心血來潮,才會去點一根。狠狠地尼古丁吸進肺部,再著迷的看著吐出來的白煙消散在空氣中。


菸草燃燒,灰燼掉落在煙灰缸內。


她抱著膝蓋坐在客廳地上,電視還開著新聞台在播報今日要事。


“前日在本市警視局發生了一件爆炸案,犯人終於在今天凌晨被逮捕……”


主播流利的一連串報道吸引了她的目光。從電視台拍到的幾個搖晃奔跑的鏡頭,幾發槍聲和攻堅的行動,在在顯現出了危險性。


“呼……”伊麗莎白拿起煙蒂將其熄滅在煙灰缸...

 

APH/CP:普洪 相對理(7.)

「At all.」


伊麗莎白極為感謝自己堅持跟著基爾伯特。


阿爾佛雷德和亞瑟加上正經的路德維希,三個人在三樓的辦公室拿著嫌犯給的提示爭執不休。


“炸彈一定在頂樓!”


“不對!這是在說地下室!”


“說出自己的推理是沒錯,但也要有條有理。”


平常辦公室就已經是這樣子,緊急時刻也一如往常。


“嘿!給我停下來!”伊麗莎白掄起自己的提包一人甩了一下。“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吵!”


“哇——”捂著自己的腰,亞瑟轉過身。“伊麗莎白?基爾伯特!我不是說非相關人士不准隨便進來了嗎!”


被點名到的基爾伯特立刻舉起雙手表示無辜,“這女人威脅我誒!”


“身為...

 

APH/CP:普洪 相對理(6.)

「Long time.」


午茶結束,羅德里赫一把拿起賬單搶先付款。


“有機會再回請就好了。”這麼簡單一句話,就讓伊麗莎白收回制止的手,笑了笑的拿起提包,走在他的身後。


兩人一起步出咖啡廳。


“那麼我就先回醫院了。”


“嗯,後會有期。”伊麗莎白扶著羅德里赫的肩膀,將臉頰湊上去,左右各貼頰一次。簡單的告別動作。


對方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兩人拉開距離,很有默契的背對彼此,準備各自離開。


但此時,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第一聲爆炸,伊麗莎白還以為是煙火。


但是第二聲響起後,她才驚覺現在是白天。


“這個方向…是總局?”羅德里赫同時被這...

 

APH/CP:普洪 相對理(5.)

「過去種種。」


羅德里赫經過一家咖啡店,剛好瞥了一眼裡頭的樣子。


就看到伊麗莎白正點好餐點坐在窗戶邊的位子。於是他便轉身進入店裡,非常隨意的就坐在了她對面的椅子上。


“Tea time.”羅德里赫舉手喚回還沒走遠的服務生。“伯爵紅茶,然後…”他的眼神在蛋糕展示的玻璃櫥飄了一圈。“蘋果派。謝謝!”


伊麗莎白手肘靠著扶手,手掌扶著臉頰。慵懶的斜坐在沙發椅上,看著羅德里赫利落的完成一連串步驟。


“真是好久沒跟你喝下午茶了。”伊麗莎白露出懷念的眼神,讓羅德里赫曲起手指,起身,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你這是諷刺,伊莎。”安穩的坐回位子,羅德里赫順手推了鏡框。“你說,...

 

APH/CP:普洪 相對理(4.)

「Simple thing.」


“你夠了沒啊!”


才走出醫院大門,他們兩個就直接在外頭吵了起來。


伊麗莎白往後踩了一腳,讓基爾伯特吃痛的倒抽一口氣。“哇啊!你穿高跟鞋啊!”他放開抱住伊麗莎白的手轉而蹲下身捂住自己的腳。


終於獲得光明的伊麗莎白立刻轉身仔細端看基爾伯特的狀況。


手臂纏著繃帶、臉上也有貼著紗布,但是整體來說沒太大傷口。


放心的舒了一口氣,她立刻居高臨下的姿勢質問基爾伯特。“你剛才在做什麼啊!對羅德里赫很不禮貌啊!”


“我管他是什麼羅什麼赫的!”基爾伯特忍住腳痛站起身,憑著身高低頭盯著伊麗莎白。“在那麼擠眉弄眼還抓住對方的手!嘿!他、是、個、...

 

APH/CP:普洪 相對理 (3.)

「誤會要錯誤。」


伊麗莎白當天晚上就接到來自她和基爾伯特的共同上司的電話。


阿爾佛雷德以異常正經的語氣,告知她,基爾伯特目前人在第一醫院急診室。


“發生什麼事?”雖然極其冷靜,但是伊麗莎白還是開始在屋內四處奔走,闖進基爾伯特的房間隨手抽走幾件衣服、又回到自己的房間找車子鑰匙和包包。


“我們找到嫌疑犯,但是基爾伯特的小組攻堅的時候被嫌犯用自殺式的攻擊傷到……”阿爾佛雷德停頓了一下。


“所在地點離你那邊很近。你應該有聽到類似爆炸的聲音吧?”


伊麗莎白愣在原地。她想到前半小時,有一聲類似煙火般的悶聲。


“那個……不是煙火…什麼的嗎!等等!阿爾!你是說炸彈?!...

 

APH/CP:普洪 相對理 (2.)

「最重要的事。」

 
 

被上司怒罵十幾分鐘才放人,原本就心情就夠差了,還要寫完報告才能離開。基爾伯特一回到租屋處,就順手把外套扔進洗衣機。

 
 

“嘿!外套要拿去送洗!不然會皺掉!”

 
 

仿佛有透視眼,隔著客廳的門傳來伊麗莎白的警告。

 
 

“切。”扯掉領帶,基爾伯特一手挽起襯衫袖子,走進廚房,不意外的看到熱好的意大利麵。他端起餐盤走到客廳,無視橫躺在沙發的伊麗莎白,坐下的瞬間,女人立刻收起腿讓出一點空位。

 
 

桌上兩杯紅酒杯,一杯已經喝到底了,於是基爾伯特就拿起另一杯抿...

 

APH/CP:普洪 相對理 (1.)

#警察與法醫設定


「存在否定。」


伊麗莎白換上另一件外出的白大褂,推開檢驗室的門,走廊走到底的逃生出口門隱約沒關上。她歎了口氣,再稍微推開,走出去。


剛下過雨的空氣,有青草的味道。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挽著袖子的手正拿著點燃的菸。


她順手抽過他手中的菸。


“嘖。”男人斜眼,再從兜裡摸出煙盒,拿出新的一根點燃。在昏暗潮濕的天色之中,菸草的火光明顯是假象的溫暖。


“頭部撞擊地面當場死亡。沒多少痛苦。”伊麗莎白右手食指中指夾住那根搶來的菸,輕輕的吸了一口,將淡淡的煙吞進肺腔。


“你這次,又太過拼...

 

APH/CP:普洪 灰色 番外

(0.)


「search answer.」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仰躺在樹叢中,看著蔚藍的天空。


“媽的,那群白癡天使!”他大力甩掉滿頭的葉子。只不過是跑去天堂惡作劇一下,就被抓到然後丟到樹叢裡。


“我下次就放蝙蝠去咬你們!!!哈、哈、哈!!”起身叉腰華麗的大笑三聲。


“啪啪啪——”面前傳來鼓掌聲。


他這才發現前面站著一個人。


不過光是那模樣和神態就讓他立刻皺著鼻子露出十分厭惡的表情。“天使?”


穿著白色長裙的天使收起羽翼,一臉平靜的拍著手。“你弄壞了我的花園。”


她漂亮的翡翠綠眼睛這才表現出怒氣。“賠我!”


基爾伯特回頭看了看被自己壓壞...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