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CCA/CP:尼蘿 Curse

#各種前提之下的尼蘿


他做了個夢。


魔女穿著黑色斗篷、把自己的容貌遮蓋住,對他施下奇怪的詛咒。


——心上人的眼淚將變成你的弱點。


啊呀。


尼諾聽到的當下,僅僅是抬手撐住下巴若有所思的歪了歪頭。


這是怎麼樣奇怪的詛咒呢?既不是惡毒的死咒、也不是否定掉所有感情的魔咒。反而存在了無意義的內容。


魔女小姐啊魔女小姐。


請問您是希望我愛上別人、還是別去愛呢?


他正想如此提問時,夢境便被爐上煮沸的水壺響聲給搗亂了。他在歐塔斯家的沙發上醒來。


>>>


蘿塔最近很喜歡什麼都問他的意見。


這件新買的衣服好不好看?


今...

 

ACCA/CP:尼蘿 歐塔斯家的追求方式

——他的藍髪很好看


她拿起尼諾放在桌上的相機,眼睛貼著視窗看出去,室內的光線充足,落地窗外剛好有兩隻小鳥停留,於是順理成章的按下快門。


“咔嚓。”


果然,快門的聲音,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微笑的放下相機,然後坐到沙發邊緣。


哥哥和尼諾還因為前晚喝太多而宿醉而躺在上頭,女孩撐著下巴側看倒在身邊的男人,伸手撥開他的劉海露出了眼皮。


“都多大了還喝這麼醉。”


——還有他呼喚自己名字時


“咳……嗯……”


大概是感覺到被觸碰,尼諾發出了哼聲,眼珠似乎在眼皮的覆蓋下慢慢轉動,正要清醒的前兆。


於是她低下頭湊到他的耳邊,“尼——諾—...

 

ACCA/CP:吉莫 墜河

(1.)


一切皆意外。


他在她上任前湊巧看到訪談報導。


也許擅長記憶和觀察細節的習慣,不經意的將她的名字和樣貌記在腦海。這一連串的小事情導致他在她上任當天,在ACCA本部門口,多駐足了幾分鐘抽根菸。


讓他們的初次見面,也便是他的戀愛瞬間。


青藍的長髮飛揚在風中,她正規的踏步方式,在人來人往的路口間顯得突兀而亮眼。


尤其是臉上的自信卻不失女性特有的優雅,使得每個與她擦肩而過的人都忍不住想回頭多看幾眼。


這既是吉恩.歐塔斯願意仿效路人的動作,跟著轉頭的原因。

她的魅力。


出乎意料的,迷人——菸草默默地燃燒到了盡頭,幾近燙傷他的手指。


>...

 

ACCA/CP:吉莫+尼蘿 晨間

#結婚|可能OOC


>>6:30

蘿塔閉著眼,但腦袋清醒。

她習慣性往自己腰上一摸,不意外的抓到了丈夫橫抱住的手,還有吐息在肩上的呼吸,顯得深沉而安靜。

於是她輕輕的挪開了他的手,慢慢的滑下床鋪前往浴室做梳洗動作。邊刷牙邊走出房門到了廚房,從按下咖啡機開始、拿出切片好的方麵包和果醬、預熱烤麵包機。

再回到房內繼續盥洗。

尼諾這才恍惚的醒來,睡眼惺忪的走到浴室,從身後抱住了蘿塔,將臉埋在她的頸窩。


>>6:55

他睜開眼睛的同時,也聞到了咖啡的香氣。

吉恩.歐塔斯小心的起身不想驚擾身邊的妻子,他側頭一看、女性往自己的方向移動了幾公分,皺著眉頭似乎...

 

ACCA/CP:尼蘿 心音

前篇:言葉


「Do you lie?」


——她不會再喜歡他了。


那是他從那天起,就認定的事實。


>>>


氛圍恰好的酒吧,正中間有個小舞台,女音樂家演奏出一首哀傷的鋼琴曲。


男人窩在角落的座位,高腳杯傾倒的是蜂蜜色的液體,舉到眼前、透過玻璃看出去的視野染上了暗色的光線。


然後有個模糊的身影朝他走來。


擺出了曖昧的微笑,他對於已經坐到對面的女性點了點頭表示招呼,接著便沒把視線放到她身上,轉而投向了舞台的表演。


“啊呀,真是讓人傷心。”這位穿著性感的女性歪著頭,想要抓回他的注意。“只看人家一眼就把我排除在對象之外嗎?”...

 

ACCA/CP:尼蘿 言葉

「Do you mind?」


——他不喜歡她。


女孩在7歲的時候認知到了一個事實。


當那位少年蹲在面前,露出那副表情時,她就知道了。


>>>


“尼諾是多瓦王室派來守護我們的人。”


聽到哥哥這麼解釋異常的原因的當下,她首先浮現在腦海的畫面是一輪明月,皎潔的光芒灑在窗前,幼小的自己趴在邊緣看著手掌映在壁上的影子。


接著,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不行。


蘿塔眨了眨眼,雙手交疊放在腿上,明顯吸吐了一口氣。


“那個啊……小時候——曾經說過想要當尼諾的新娘這種話呢。”


那是過去式。


在吐露出這句話的同時她聽到了心臟強...

 

ACCA/CP:尼蘿 Short Journey

「公主與,攝影師。」


已經記不清楚了。


尼諾拿起相機拍攝歐塔斯兄妹的次數。


雖然對他這份隱秘工作來說,不應該有「不記得」這類的事情發生,可若問起他:第一次見到他們是什麼時候呢?


他只會微笑的表示,忘了。


>>>


蘿塔泛起了開心的笑容,看著服務生端上一盤舒芙塔、裝飾鮮奶油和新鮮水果,但最值得稱讚的是那蓬鬆柔軟的煎餅。


“哇啊!好可愛!”


坐在對面的尼諾喝了一口咖啡,嘴角噙著弧度。


早就開始享用了甜點的蘿塔對那精緻的美食做出一番評論,“哇啊!好吃!!這個鮮奶油%#&*+——”少女對於甜點的喜歡可能是來自於家族的遺傳,但...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