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HA/全員向:Game time

某日的上课是在演习场准备做基本的战斗训练。


相泽老师正准备解说课程内容时同学中出现了异状,峰田实一脸惊恐的拔下了头上的球体举着大喊:“哇啊啊啊我的个性!!”


“嗯?”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讨论,相泽冷静的戳了一下峰田的额头、并顺手拿走他手上所谓的「粘度变低」的球体,掂了掂。


“大概是最新型的感冒病毒,会让个性逐渐变弱甚至消失,不过大概一天就会好了。这两天新闻报道都有说。”


“另外就是,如果碰到患者被传染到也会中标,是个传染性极高的病毒。”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老师的解释,尤其是绿谷更加勤劳的做了笔记。


只不过事情很快就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既然如此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全体都感受到了瞬间转变的气氛,首先往后退了几步的是八百万和她周围的几位,很聪明的先拉开了与相泽的距离。


“嗯,不错。”相泽同时称赞警觉性较高的他们,然后他将手上的球体看似随手的往一旁扔掉一般——朝着他预想的目标笔直地。


猝不及防的。


爆豪胜己从刚才就毫无参与感的站着,只想要快点进行战斗训练而耸拉着脸,他根本不在意那位葡萄头发生什么事。


被渐渐失去粘性的球贴在脸上,慢慢的滑下,「啪嗒!」球坠地的声响是这个团体发出的最后一点声音。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着爆豪的眼角开始吊高、露出牙齿、额头上的线条越来越多。但是那个过程实在是太好笑了,让球的主人、病毒带原者,峰田不小心噗嗤一声。


然后在这个爆发点之间,相泽老师发出了指示:“现在峰田和爆豪是鬼,被他们抓到并传染到病毒的话就也变成鬼的一方。现在开始一个小时,大家就拼命的逃跑吧。”


“咦——————?!”


“在不要有严重受伤的基础下,各位就自由地。”


老师你最后这句话在爆豪是为鬼的前提之下完全不能保证啊!


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声。


当然的,不会放过鬼方都在逐渐失去能力的机会,绿谷首先跳上了最近的建筑物的屋顶,其余人,例如上鸣和切岛则是边大笑边用个性防御、绕着爆豪转圈,显然是认为他失去了威胁性。


“去死吧————!!!!!”


但他们小看了爆豪胜己的身体素质,就算少了凶猛的爆破个性,他还是聪明的用看似愤怒的胡乱挥拳轻易的掩盖了心思。


右拳一挥,带了小火花,让上鸣低头一闪,“呜哇——safe——”尾音还没说完,就被爆豪的一个扫腿绊倒。


于是鬼抓人游戏才刚开始不到五分钟,上鸣电气便四脚朝天的落败了。


“都想要为你讲声南无了呢…”将一切尽收眼底的耳郎边逃边说。当然她的吐槽引来了上鸣自己的抗议,他假哭着不甘愿的起身开始跟着抓人。“呜呜呜你们!”


所谓的爆豪派阀正渐渐往鬼一方集合。


>>>>>> 


八百万百为了躲避正逐渐增加的鬼方,先爬到了高处利用地理优势收集情报。她从手臂变出了一个望远镜,一个一个将同学们的所在位置记清楚。


“爆豪同学、上鸣同学…啊,切岛同学也被围攻了呢。”从放大的画面看去,彼端的混乱被尽收眼底,也不意外的,绿谷同学几位也同样深陷那团混乱中。


“那么,峰田同学去哪里了?”她这时才想起来,第一位鬼的踪影在爆豪之后就消失了。“居然懂得先隐藏自己,果然他也成长了呢。”


八百万收起望远镜,准备离开。


没想到的是,她仅仅站起来、往后一踏准备转身的瞬间——“噗叽!”


“呀!!!”脚底明显踩到什么的触感吓得女孩不禁发出声音,等她镇定下来挪开脚布一看,是一颗黑球。


不,等等,没有直接触碰到皮肤应该不会被感染病毒!


八百万的脑袋正快速运转要理清目前状况,短短几秒的停滞就被抓到机会。四周窜出了两个人影将她包围住,同时,峰田的笑声从某人的背后传来。


“咦??”她还没会意过来。


但已经下意识的做出的一大块布将自己包起来。


“轰同学、尾白同学?”她把裸露在外的皮肤全用布料覆盖住,“你们?”仅仅几个字而已,她便大致了解了情势。


从轰焦冻的身后露出了峰田招牌性的发型,他探出头一脸不甘的说:“唔啊啊啊!!太狡猾了啊!八百万!”手上还拿了好几个黏黏球。


“我倒是想问你是这么抓到他们的…”


“哈哈……”尾白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虽然我已经很注意了,不过被爆豪那么一个大动作就忽略掉峰田了啊。”


女孩转向始终沉默的轰焦冻。


对方只好开口:“当做训练吧。而且——”他把视线投向发出吵闹声的区域。“总觉得相泽老师没扔中爆豪的话下个目标会是我。”


“难怪。”八百万想起方才自己警觉性的拉开与相泽老师距离时,轰焦冻也是同一时间跟着退开的人之一。


“的确现在如果失去个性,能依靠的就有自身的体力还有反应等等是最基本的追踪训练。”八百万边解说边后退几步。


“不过还拥有个性的人是占了明显的上风。”说完,她便毫不犹豫的向下跳,并收起包覆的布料重新创造出粘性强的手套和鞋子,攀住了墙壁。


轰焦冻从栏杆上探出头,看着正一步一步往下降的八百万,仅说了一句:“所以我们需要八百万。”


峰田跳了出来站在天台边缘,即使他的黏黏球没了粘性,但至少还有散播病毒的能力,他用尽了一切能产出的球体数量大把的撒了出去。


“呀哈——!!!!!”


“什么?!”虽然已经加快的制造出长裤和袖子包住四肢,可还是来不及。八百万梳高的马尾和浏海将白皙的额头露出来,毫无疑问的成为一个命中率颇高的标的。


于是当她好不容易站到地面时,周围全是粘球、还有额头的一颗,“啪嗒”的掉落成为马路上的其中一颗。


她懊恼且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来想个计划吧。”对着正从楼梯跑下来,走到她面前的几位「鬼」们如是说。


在个性逐渐消失前,她必须先制造出几样东西。


>>>>>> 


“现在的鬼方除了明显的小胜和上鸣、切岛之外其余人都躲起来了呢。”绿谷出久从自己躲藏的地方看出去。


“他们要靠体力抓到所有人还是不太行吧。”丽日御茶子在他身后跟着探出头看了一眼,“毕竟像是我只要浮起来就没问题了,还有常闇同学啊、小梅雨,他们也很好避开呢。”


“可是总觉得不止这些。”绿谷撑着下巴,认真思考。


“那目前我们还是先移动,不要一直待在原地比较好。”饭田提出了意见。


“嗯,说的也是。”


三人决定先避开已经变成鬼之king的爆豪胜己。


不过一踏出巷子他们就遇到了埋伏。


一条颜色与路面很接近的绳子先是绊倒了丽日。


其他两人立刻抓起她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分岔路上就看到了轰焦冻挡在其中一边,“诶?轰同学是鬼吗?!!”


“不是。”轰一脸正经的否认。


“那你后面躲的人是谁啊!!!!”饭田忍不出大喊吐槽他背后露出的一团熟悉的发型。


三人立刻往另一头岔路跑去。


显然是被刻意引导过去的。绿谷心想。


“丽日同学!饭田同学小心!可能有陷阱!”


“没想到轰同学居然也变成鬼了!”


“要不要我带你们然后发动引擎加速啊?”饭田小腿的活塞正预热准备要冲刺。


“嗯…”绿谷出久想了想,“我觉得现在还是找正常的速度就好,怕前面还有陷阱会因为加速的关系没办法避开。”


他回头看了正追着他们跑的轰焦冻,感觉只是做到追赶作用,但真正要抓到他们三个不认真点追还是有段距离的。


尤其他身后背的那个………………


“咦——??”他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呼。“那个不是峰田同学!!!!!!!”


“什么?”丽日和饭田也跟着回头一瞧。


轰焦冻肩膀上的粘球正因为失去粘性了掉下,简陋的伪装在刚才的几秒骗过了他们,以为那是峰田。


“预备——”


接着,两道声音在前方响起。


两桶水从左右两侧泼出来,三人或多或少的都被淋湿而顿住了脚步。


“八百万同学?峰田同学?”绿谷抬手示意让丽日发动个性要浮起来避免掉全灭的可能。


另一方饭田也准备好冲刺,三人如果分开来分散风险算是第一选择。


但眼前所看到的,可不止这几位。


上方出现黑影,从附近的建筑物二楼一跃而下。先一个抬腿踢向饭田的背部,让他往前一跌顺势翻了几圈——


“尾白同学也是??”丽日连忙让自己漂浮起来。


八百万和峰田跑在他们两侧夹击,难以甩开。


绿谷发动了5%力量向饭田的方向一跃,一下子拉开了与鬼的距离。饭田发动个性、引擎大力喷发而飞到空中抓住了绿谷。


两人接力发动了长距离的跳跃跨过半条街道,要落下前、丽日御茶子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等等!!!”她的呼喊没办法阻止他们被地心引力拉向地面的速度。


当他们一踩稳於地面时,才发现到这片空地洒满了一层粉,虽然怪怪的却没多想什么,只不过脚底的触感开始怪异,“这是?”


绿谷抬脚一看,淋湿的鞋子、上头的水一碰到粉就开始吸收变成粘稠状。


“呜哇——”饭田也发现脚上的装备同样的出现黏着的状况,两人都因此跟地面的粉堆做拔河。


“呜……啊……”丽日浮在空中向下看,情况真是莫名的可怕啊。


“啊哈哈哈我的黏黏糊糊捕捉网作战大成功啊!!!!”


峰田一脸骄傲的站出来,还没威风几秒就被八百万打断:“还没结束!”她转身向已经追上来的轰焦冻说,“麻烦轰同学了!”


“嗯。”轰揪起峰田的领子。


“诶诶诶诶!!!”矮小的他完全被抓起来晃在半空,“做什么做什么!我可是鬼老大诶!”


但八百万没理会他的抗议,看来是蓄意报复了前面抓她的行为。


“那就失礼了。”站在八百万那一方的轰也就毫无波澜的,把他扔了出去。“绿谷同学麻烦你接住他了。”


“咦?啊!好的!”


也许是现场气氛使然,还有对方是轰焦冻的缘故,绿谷出久不疑有他的伸出手跟饭田一人各抓住了峰田的左手和右腿,让他不至于跌落到身旁那黏胶之中。


“……你们这样算是OUT了呢。”丽日御茶子幽幽的传来一句。


“啊!”


“啊!”


由于绿谷那恍然大悟的样子实在是太像欧鲁麦特的表情了,不禁惹得大家笑出声。于是这次的课堂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竞争气氛,反而像是普通的十几岁孩子们想尽办法在对彼此恶作剧一般。


他们看到了爆豪胜己左右手各扣住切岛和濑吕的脖子,踏出的步伐都带着沉重的啪嗒脚步声,样子看上去体力快耗尽了。但他深吸一口气:“喂!!!!!”


“这样,算老子赢了吧!!!!”他点了点目前被抓住的人,看来被相泽栽赃这件事让他把怒气全发挥在抓人游戏上了。


绿谷边清理手上的黏胶边看了看爆豪一脸不爽指着几个被抓住的同学。


“喂!上面飘着的气球脸还不快点下来!”


“哈?”丽日朝他吐了吐舌头,“我才不是气球!爆豪同学有能力就自己跳上来抓我啊!”


他们还没吵出个结果之前,结束的哨声响彻在整个训练场。


鬼方以压倒性的多数取得胜利。


“老子下次不用个性也能全抓住你们!!!!!!!”


>>>>>> 


——集合前。


“话又说回来,尾白同学你的尾巴从刚才就卷成奇怪的形状,是怎么了吗?”


丽日指着那卷成环状的尾巴还有一件外套裹着的异常,表示疑问。


“啊这个啊……”他还没说完,就有个声音替他回答。“是我啦!”隐形女孩叶隐透终于在游戏尾声时出现了。


“咦——??”


“就在刚才遇到的。”尾白若夫眯起眼温和道:“但是想说叶隐同学不小心碰到其他的鬼失去个性不就糟糕了嘛,所以尾巴上先包了外套没有直接触碰到她。”


几乎是所有人,都顿时产生了不成熟的羞耻感。


——跟尾白同学比起来我们差太多了啊!!!!!!!!!


>>>>>>>>>>>>>>>>>>>>>>>>>>>>>

七月底的時候加入一個我英的全員向合本稿子,想了一個奇怪的梗www

來說說發想好了,

原本設定是A班全員在放學後由上鳴他們發起的捉迷藏遊戲,結果大家就各自運用自己的個性在校園內躲躲藏藏打打架(不

但覺得這樣會爆字數,所以就修改成了上課時有了個奇怪的感冒引起的鬼抓人遊戲。

@xila_Leday

评论(6)
热度(14)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