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相對理 (1.)

#警察與法醫設定

 

「存在否定。」

 

伊麗莎白換上另一件外出的白大褂,推開檢驗室的門,走廊走到底的逃生出口門隱約沒關上。她歎了口氣,再稍微推開,走出去。

 

剛下過雨的空氣,有青草的味道。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挽著袖子的手正拿著點燃的菸。


她順手抽過他手中的菸。

 

“嘖。”男人斜眼,再從兜裡摸出煙盒,拿出新的一根點燃。在昏暗潮濕的天色之中,菸草的火光明顯是假象的溫暖。


“頭部撞擊地面當場死亡。沒多少痛苦。”伊麗莎白右手食指中指夾住那根搶來的菸,輕輕的吸了一口,將淡淡的煙吞進肺腔。

 

“你這次,又太過拼命了對吧。呃…又是涼菸。”再吐出的煙帶有藍莓香氣。

 

“你抽我的菸少在那邊唧唧歪歪。”基爾伯特歪著嘴,鄙視的看著她因為菸的關係皺起眉頭的樣子。

 

“一個大男人居然喜歡藍莓涼菸,傳出去也是笑話了。”大口的吸了一口,伊麗莎白就將菸拿在手上,任它燃燒。

 

“哼。你不是嫌棄濃菸的味道嗎!”

 

“這次的犯人你是把他逼到頂樓嗎?”

 

還沒反駁伊麗莎白的話,她就先追問了關於今天的案件。讓基爾伯特瞬間咬牙切齒的瞪著她。“你知道他是哪個案件的犯人嗎!我好不容易找到他——”

 

“你每次都太過拼命了。路德他們都壓不住你。”伊麗莎白輕輕一彈,煙灰緩緩飄下。

 

“犯人的樣子不太對。”基爾伯特揉揉頭髮。“他逃跑的樣子太過慌張不像會做出分屍案的人。”

  

“也許那只是他一時衝動犯罪。湮滅證據和屍體。”

 

“……”基爾伯特皺著眉,扔掉煙蒂,抬起腳踩熄。沒多加反駁伊麗莎白的話,他穿起原本是披在肩上的外套。

  

“我先去做結案的報告,晚上會晚一點回去。”

 

伊麗莎白見他不想回答的樣子,也把菸扔到下水道口,“記得先在局裡沖個澡,不要滿身煙味。”

 

“切。還真是省水費的做法啊。”他轉身打開門走回室內。

 

>>>

 

基爾伯特到今天還是不知道當初為何兩人會住在一起。

  

剛當上刑事組的警察,職位雖然是小菜鳥一枚,但憑著一股熱忱每天跟著前輩在跟監、追捕犯人的過程中,他漸漸找到自己該努力的方向,並且對這份工作感到榮耀。


只是那種整天誰在辦公室的生活讓他有點吃不消,有次發高燒倒在自己租屋外。

 

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啊呀,基爾伯特警官。”女人似乎剛出浴,僅穿著一件過膝的長T恤,看上去完全不介意自己屋內還有一個男性的存在。

  

“38°高燒。”她把一瓶營養飲料塞到他手上。“追查搶劫案犯人也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海德薇莉?”基爾伯特只見過她幾次面,作為長期窩在檢驗室解剖的法醫,這女人對於自己的嘴毒程度簡直壞的讓他會自動繞過檢驗室。

 

“說實在的,你回家的次數少到都不知道我也住你隔壁,對吧?”伊麗莎白靠著床鋪坐下來,順手打開電視。

  

“……謝謝。”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基爾伯特只好彆扭的打開飲料大口喝下,補充水分。

 

“對了,你等一下把棉被什麼的都搬過來吧。”

 

“噗———————————咳咳咳咳…”

 

“哇啊!!我的棉被!!!”

 

“咳咳咳咳…你說什麼鬼話啊!”

 

伊麗莎白原本拿著毛巾在擦水漬,聽到他這麼說抬抬眉一臉正經的說,“省房租啊。”

 

基爾伯特一臉就是大寫的「鬼扯」

  

但是伊麗莎白交握雙臂,撐在他的腿上。泛起的微笑讓原本冷冰冰的形象瞬間融化,“我這裡可是兩房一廳的規格啊,你這種長期不回家的室友可是最佳選擇。”

 

“趁著你還沒在偵查過程中吃一兩顆子彈,需要人照顧的狀況,快點答應吧、菜鳥警官。”


>>>>>>>>>>>>>>>>>>>>>>>>>>>>>>>>>>>>

 看看標題後面的數字 

  就代表我………       沒收尾    
 很少挑戰刑警劇情,所以打算寫一到兩個案件,所以第一篇只是個大陰謀設定開頭。

我這普洪坑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小伙伴太會畫圖開腦洞了!!

看看這篇,伊蓮昨天隨便畫個阿普拿菸,我就boom 嚇嘎啦呷了。然後加上之前有妹子點過相關設定,一下子就聯結起來,然後今天沒課,就…打完了。

最後謝謝伊蓮在我發神經的時候願意陪我發神經,還細畫了阿普刑警在抽菸的樣子(好孩子不要學、未成年不要學)

帥帥的阿普來啦!!!!!!!

 

(畫師 伊蓮>>噗浪 /lofter)



@xila_Leday

 


评论(4)
热度(3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