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APH/CP:普洪 相對理(7.)


「At all.」


伊麗莎白極為感謝自己堅持跟著基爾伯特。


阿爾佛雷德和亞瑟加上正經的路德維希,三個人在三樓的辦公室拿著嫌犯給的提示爭執不休。


“炸彈一定在頂樓!”


“不對!這是在說地下室!”


“說出自己的推理是沒錯,但也要有條有理。”


平常辦公室就已經是這樣子,緊急時刻也一如往常。


“嘿!給我停下來!”伊麗莎白掄起自己的提包一人甩了一下。“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吵!”


“哇——”捂著自己的腰,亞瑟轉過身。“伊麗莎白?基爾伯特!我不是說非相關人士不准隨便進來了嗎!”


被點名到的基爾伯特立刻舉起雙手表示無辜,“這女人威脅我誒!”


“身為刑警還被威脅成功果然還是菜鳥,HERO我啊,可從沒發生這種事啊!”


亞瑟馬上反駁,“哼,只記得對自己有利的事吧!”


“夠了!”伊麗莎白跺了一下腳。細高跟磕在地板上的聲響頗具有殺傷力,使得在場的男士全部閉嘴。


這讓基爾伯特忍不住想,他們一定都被伊麗莎白踩過。


>>>


謎題似乎沒那麼困難。


防爆小組的待命和刑警這邊的配合,讓他們沒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炸彈並且做了緊急處理。


“還是不太對。”伊麗莎白伸出了手,直盯著自己的手指。


“怎麼了?”基爾伯特站在她面前。


“記得之前連續殺人案的被害者嗎?從拇指到小拇指的失蹤,我們才因此認為這是連續犯案。”


“嗯。”


“那之間卡了一個自殺嫌疑犯。”


基爾伯特這時也皺起眉頭,走到了所在的會議室的白板前。被爆炸波及到,上頭滿是灰塵,他稍微撥了撥,讓貼著的照片顯露出來。


這是連續殺人案的資料整理。


“前三位,拇指跟食指、中指。第四位是自殺嫌疑犯。”基爾伯特的手指順著被害者的照片移動。“前三位與嫌疑犯的關係已經被找出來,是因為感情和職場糾紛。”


“第五位的是小拇指,其實我們也在想,這位的犯案動機和犯人應該是延續前一位的作案手法。”


“那就是說,第五位被害者是獨立事件,只是被第二位犯人做了一點手腳,讓人以為是連案。”伊麗莎白拿起代表警方的警徽圖案磁鐵,放到了白板上。“甚至是對警方出手來模糊焦點。”


“而且,會攻擊警方也可能是因為犯人對於警方有怨恨。”基爾伯特看著那顆警徽磁鐵。“這顆炸彈也許是煙霧彈。真正要殺的目標……”


“是更大的人物。”亞瑟一直靜靜地站在窗邊聽他們的推理。他一手拄著下巴,碧綠的眼睛看向窗外的動靜。“會被這場爆炸影響的……”


路德維希突然想到什麼,他衝到另一面墻邊,那裡有一張全市地圖。“今天有議員的戶外演說。”


“目前警力全集中在這附近做居民疏散和調查。”亞瑟拿起椅背的西裝外套,邊走邊穿上。“一系全員跟我走,阿爾,通知三系和五系,有大事要發生了!”


“哦哦!HERO我要登場咯!”


“是!”


“來了!”


>>>


看著基爾伯特準備跟團隊一起走,伊麗莎白伸出手握住了他。


“嗯?”他回頭,一臉不解。


“……你,那個,注意安全。”伊麗莎白窘迫到想要鑽到地下。哎…自從遇到他之後冷艷形象真是越來越少了。


基爾伯特一臉看穿的表情,勾起嘴角一笑。左手撫摸她的頭髮,“嘿嘿,本大爺可是警界新星!等我立下大功biu——地迅速升官哈哈哈哈哈哈!”


伊麗莎白皺起鼻頭,“就愛扯大話。”


基爾伯特挑眉,“喲,可你這不是捨不得我么!”他的視線往下一瞥到兩人牽在一起的手。


趁機低下頭在她額頭一吻。“你也可以再多依賴我一點吧。”


>>>>>>>>>>>>>>>>>>>>>>>>>>>>>>>>>>

本想這章就結束掉,看來沒這麼簡單_(:з」∠)_

最近身邊的大事小事都結束了,就是好好的應付平常作業就行了,應該能多寫一些東西……??

那麼相對理寫到7之後,是該來撒點糖作為完結了OwO))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19)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