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PSYCHO-PASS/CP:狡朱 對峙(4.)

#黑道狡嚙x警察朱


「should BE.」


難得的輪休日出門吃飯逛街,常守朱抱住好友船原雪,向她哭訴新工作的這一個月有多艱辛。“我怎麼到處都被性騷擾啊!”


對方拍了拍她,轉而抱住她的手臂一起走在街上,準備前往預約好的餐廳。


“哈哈哈哈,那個叫做狡嚙的人帥嗎?”沒想到船原注意到的是這個,常守朱立刻翻了白眼。“這才不是重點呢!”


這看似日常的行程,在他們經過一家商店的瞬間,被破壞的徹徹底底。


>>>


玻璃從裡頭被槍械射擊而破裂四散時,朱下意識的反應是護住船原雪。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就先被裡頭走出來的人給搭話。


“哦呀,我對你有印象呢。常守警官?”


所幸當時兩人的距離還算是能避開玻璃碎片,常守朱起身轉頭,看到一手拿著手槍的男人以十分溫和的表情微笑著,剎那間產生一種莫名安心的錯覺。


但隨後她才驚覺到這是對方故意製造出來。


危險人物。


“啊啊…剛出社會的幼犬、嗅覺還不錯呢。”他不疾不徐的站到了常守朱的面前。“對我接下來的逃亡應該很有幫助。”


“什麼?”


下一秒,男人以手刀擊昏了她身邊的船原雪並且持槍抵在朱的太陽穴上。將昏倒的船原雪扛在肩上,男人扭頭示意她走上停在一旁的卡車後車廂。


光天化日之下,持槍搶劫商店、挾持了兩名女孩子,應該早有人通知警方了啊。常守朱試圖要拖延時間,只是男人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跟在她身後站到後車廂上,突然地對空鳴槍。隨即卡車像是受到訊號般,沖了出去。


因後座力而跌坐在地,常守朱發現男人是篤定了事件還沒傳回警方那邊,才會如此大膽。“你到底是誰!”


男人把船原雪放到地上,“就叫我Sho吧。”他蹲下來,輕鬆自在的樣子完全不緊張。若沒有槍械的存在還有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們就好像要一起去郊遊似的。


“我是你要找的嫌犯呢。”手撐著下巴。“也是HUNTING的背叛者。”


有時候越是明朗的話反而越不可信。


常守朱看他沒有下一步動作,便慢慢地移動到船原雪旁邊。一邊冷靜下來思考這番話的真實性。“你認識我?”


Sho聳聳肩,“我一直有持續在監視狡嚙慎也的行動。就順帶查到你了。”


“那你——”


話還沒說完,卡車猛地一個左轉,讓常守朱連忙趴下按住要被甩出去的船原。


Sho好整以暇的站起來,“哦?這麼快。”他舉起手槍往左方開了一槍。


朱抬起頭看到一台摩托車原本被子彈逼退,卻立刻催油沖了上來。“狡嚙先生!”對方的表情是她從沒看過的嚴肅。


“這下可有點危險了。”見狡嚙慎也從身後掏出槍械,Sho挑挑眉,粗魯的把常守朱拉起來。“我還不能被抓到呢。”


“你!放開我!”


Sho瞇著眼,在她猝防不及的時候,蹲下身抱住她的膝蓋一抬,就這樣被扔下去。


常守朱看著疾駛的車,快速飛過的兩旁街景。掉落的幾秒如慢動作般,她看著Sho將醒來的船原雪挾持住。船原的尖叫聲刺耳著、哭喊著她的名字。


“朱——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狡嚙慎也看到常守朱被扔下車,完全沒有猶豫的從摩托車跳下來。藉助踩著車的跳力,接住了朱,往人行道一摔翻滾了好幾圈,最後撞到墻面才停下。


“嘶——”


朱這才發現自己被保護的好好地,她推開狡嚙的手臂起身。對方的情況慘烈太多了。“狡嚙先生!”擦傷和摔落時的碰撞很有可能造成骨頭的斷裂。


可是現在,更加緊急的狀況還沒解決。


船原雪還被當做人質。


而自己則是拿來阻擋狡嚙的追蹤。


“Sho那個傢伙,我絕對要殺了他…咳咳…”翻身勉強支撐著地面坐起來,狡嚙捂著胸口呼吸似乎有些不暢。


看到他這個狀況,常守朱第一次如此慌張。“狡嚙先生…該不會是傷到肋骨了吧!我去叫救護車!”


“哈,別管我了。”狡嚙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不是還有個女孩子被當人質嗎。快去救她。”


“可是…可是你……”朱手足無措的四處張望想要找人求救。突然聽到轟隆作響的引擎聲由遠而近。


是縢秀星。


他從車窗探出頭來。“小朱!快上車!!!!不然追蹤器的訊號要變弱了!”


>>>


朱扶著狡嚙上車。


她看著車內的顯示熒幕上頭,地圖上的光點朝著自己熟悉的地方前進。


“狡嚙先生,Sho他…真的是那位…”


“我也是那天才確定是他的。”


“腹部受傷的那天?”


“我到現在也還摸不清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狡嚙慎也的目光死死的放在光點上。“那個混蛋,居然敢把你丟下來作為威脅。”


常守朱聽到這句話,眼神閃爍的避開來。“對…對不起…”


狡嚙嗤了一聲作為回應。


在後座的兩人陷入沉默時,滕好像受不了了需要講個話來打破這情況。只是那並不是個好開端。“誒!光點停在警視大樓!”


常守朱立刻湊到駕駛座後方,“果然是去那裡了!但是……”她的疑惑不用全說明。狡嚙的心裡產生一絲異樣。


“他想要破壞平衡。”


朱看著狡嚙緊繃的表情,暖棕色的眼瞳泛起不安。


一分鐘內,滕加快了車速。下一個轉彎就看得到警視大樓。


“嘰————”


急剎車所響徹的聲音沒有驅趕掉大樓門口聚集的人群。


常守朱匆忙下車,“一般民眾請讓開!!我是警察!!”


但那裡其實早就有幾名警察在維持秩序了。宜野座看到常守朱跑來,表情明顯不對勁。“常守?不要過來!!!!”


但那都太遲了。


>>>


船原雪躺在地上,驚恐的表情永遠凝結在精緻打扮的臉上,太陽穴被子彈貫穿。未凝固的血液緩緩地蔓延到朱的腳下。


她的腦袋裡迴蕩著的是,好友生前最後的那聲淒慘的尖叫。


>>>>>>>>>>>>>>>>>>


小年夜最後一更。

下次就是CWT之後!(大概(除非過年這段時間我真的閑到能繼續打字x

今天在阿媽家到處打掃貼春聯已經累癱_(:з」∠)_


這話雖然嚴肅到我前天還重看了pp第一季的第11集。大家應該都猜的出來Sho是借代誰吧?XDD槙島聖護這個角色的個性好難抓,而且他要是登場了那麼這篇文大概會更難寫了(憋屈臉

本來只是想乖乖撒個糖,但是我鋪好久QQ(躲起來

@xila_leday


评论(7)
热度(22)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