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rev Falls/CP:Mabill Crank (2.)

「DESIRE.」


Will手上端著的盤子放著一杯紅茶和一塊蛋糕,然後他深呼吸口氣,降落在地板上,接著切切實實的跨出左腳。下一秒,他似乎微微的拐到而傾斜。不過隨即抬起身子,眼睛死死盯著紅茶是否有灑出來。


然後跨出右腳。


啊啊啊……人類為什麼能怎麼擅長用兩條腿走路呢?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便突然感知到會跌倒的事實。於是在身體前傾時他就立刻使用魔法讓茶盤漂浮在空中。而自己則是很難看的趴倒在地上。


“蠢死了。”


Will的視線裡出現一雙高跟鞋,他順著鞋、腳踝、小腿,然後看到了一臉嘲諷的Mabel,手指一揮讓茶壺倒出紅褐色的液體至杯內。


優雅的拿起杯子,坐到Will身上,輕抿一口。


而躺在客廳沙發上的Dipper,將視線從日記上轉移,看著走廊上的動靜嗤笑了一聲。


雖然他還是不懂Mabel為何要改變Will的外貌,但總比她露出白癡的樣子跑去找那位蒼白肥胖的小矮子好一點點。


他又冷淡的拿起日記繼續閱讀。


>>>


夜晚,通靈帳篷的表演才剛展開序幕。


Will站在布幕後面,不時要傳遞道具、接住換下來的衣服等等的工作。等到表演正式結束後,他便先往旁邊一站,雙子一臉嫌棄還有不想透露出來的些許疲憊,然後開始了最重要的事情。


他們會扯下緞帶、脫掉頭飾帽子、踩的讓腳跟發疼的鞋子,Will跟在他們身後,用魔法一個個撿起來,走回到了休息室。


“Master今天的表演依舊精彩有趣!”飾品回歸到他們的位置上,衣物鞋子放進了籃子準備清潔。而Mabel和Dipper則霸佔了長沙發的兩端,或坐或躺的閉上眼睛。


“高分貝尖叫,吵死了。”Dipper先是開口這麼抱怨。


“那還不是你朝著觀眾席笑了一下嗎。”


“因為你說要服務顧客。”Dipper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講出這句話。


“Well、well……所以現在是怪罪你親愛的姐姐咯?你這臉皮笑一下還有人喜歡就該慶幸了,能夠帶來人潮賺錢也算是有點用處啊。”


硝煙味十足的對話,讓端來紅茶的Will後退了一步,暫時還不想出現在雙子的視線之內,以免被捲入。


“哼,那你呢?Sis,一頭蠢豬也看不上你的臉皮……嗯?”Dipper的語調輕柔的停頓了一下,才略帶疑惑的結束。


想當然,這場鬥嘴從帳篷吵回了大宅。


在Dipper不斷貶低Gideon及Mabel的眼光問題之後兩人更是直接大打出手。從二樓打到把樓梯弄得半毀,至一樓客廳的沙發燒成焦黑。


最後是在兩人打到餓的都受不了了,默契的大喊叫Will五秒內收拾乾淨,並且呈上晚餐,才以平手落幕。


Will十分感激感謝著,今天至少沒把屋頂掀開。


>>>


Mabel吃完晚餐後,餘氣未消的用力發出腳步聲,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扯下已經有破洞的絲襪,一屁股坐到化妝鏡桌前,嘟著嘴開始卸妝。


“叩叩。”門外傳來聲響,她沒好氣的說。“進來。”


藍色的三角…哦,現在應該說是藍色的僕人Will拿了一樣東西。“Master,這是你昨天叫我買的口紅。”


“哦,放著吧。”她雙手正梳著頭髮,盤起來固定住。


Will將口紅放到桌上時,金黃色的眼瞳晃過的是Mabel的倒影。他有些不解,女孩在談到戀愛的時候,是否都會如此,稍微幼稚了一些。


人類的情緒真是多變且多種,複雜到讓原本是2D世界的他完全無法理解。


“Mabel,你是真的很喜歡Gideon嗎?”


聽到Will是稱呼她的名字時,女孩還挑了一下眉毛。


該說他的提問恰到好處還是Mabel正好算是能溝通的狀況,她沒有冷嘲熱諷,只是平淡的回應了,“不知道。”


“……啊?”沉默了幾秒,Will最終只發出了個疑問聲。


“這種東西只可意會,要我用語言來表達很麻煩啊。”Mabel瞥了他一眼。“我要洗澡了。”


“啊…好的。”Will知道那只是讓自己離開的藉口。


他離去前,關上門之前。視線還停留在她的身上。


人類啊。


人類。


試圖不去在意,胸腔內那顆跳動的心臟。


>>>>>>>>>>>>>>>>>>>>

決定繼續以Crank為標題繼續寫著後續,關於雙子和Will的日常。還有一些些感情線(我試圖埋入但好像很弱……

不曉得是Will先開始在意Mabel,或是Mabel的惡趣調戲引起對Will的注意。這兩種展開方式都各有有趣的地方啊(捧臉

@xila_Leday

评论(5)
热度(36)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