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rev Falls/CP:Mabill Crank(4.)

「FEVER.」


那天早晨,Will從床上彈起來,對於自己居然睡著了十分驚訝。


惡魔不需要睡眠,平常他應該會是一路閉眼到天亮而不會真正像是失去意識般的睡著才對。


“是因為使用的是人類身體的關係嗎?”他穿戴整齊,走出房間,下樓來到大廳就看見Dipper穿上了外出用的大衣準備出門。


“Master!!你要出去?”Will一臉緊張,這個時間,他都還沒準備好早餐,照理來說雙子都還不會起床的時間,居然能看見Dipper。


Dipper轉頭,見Will鞠躬彎腰的姿態,竟然冷笑了一聲。


“你啊,沒發現異常嗎?”


Will連忙抬起頭,左瞧右瞧,他發現了,並且大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放在大門旁的穿衣鏡裡頭他看到了左半邊臉,變成藍色的磚塊。


“吵死了。”Dipper伸出手,彈了一聲響指。


隨即恢復正常面貌的Will還忍不住出手摸了摸臉頰,再三確認了。


“提供給你人類身體魔力的傢伙病倒了。”Dipper戴上黑色禮帽,一臉鄙視的扭開門把。“你早就忘記我跟她是共同主人了吧,哼。”


“幸運的話Stan等等會叫醫生過來,我要出門一整天,別把她照顧死就好了。”


看著清晨的陽光因大宅的門合上而逐漸縮小,Will覺得有股連希望都被關上的悲傷。


他轉頭看向二樓,Mabel房間的位置。


>>>


Will端著的一碗熱騰騰濃湯,搭配麵包丁看上去十分可口。放到了Mabel面前卻也引不起她的食欲。


“我說了,出汗很煩啊!妝都要掉光了!!!”


頭上貼著退熱貼,Mabel臉上不正常緋紅的樣子看起來很不舒服,可即使如此居然還是好好地爬到了梳妝鏡前打扮好自己才願意躺回床鋪。


嘴唇上的口紅今天塗了紫黑的顏色,兇狠程度比平常還要高了十倍左右。但Will一點也不會害怕。


畢竟他可是做了好幾次的心理建設才說服自己,Mabel現在是隻生病的老虎,造成不了什麼的威脅的。


這樣他才能心平氣和的服侍她。


“前幾天洗完澡沒吹乾頭髮就睡覺、然後昨天則是大喊夏天熱死了為由讓我造了一座游泳池,卻不下水在岸邊吃冰淇淋最後睡著到傍晚吹起冷風才醒來。”


Will冷靜的闡述了這幾天Mabel的瘋狂行為。


“Mabel,這是你的自作自受。”


聽到僕人如此反擊,Mabel除了發燒還被氣的怒火中燒。


但若是簡單的被激怒而無法反擊的話,她可就不是Mabel.Gleeful了。


擦上去的唇膏顯得水潤的雙唇輕輕一彎,Mabel眼神變得慵懶了起來。她撥了撥頭髮露出泛起細汗的脖子,轉了轉眼珠示意Will將一旁的毛巾拿來。


“擦掉。”


一聽就是在挑釁自己的意味。


Will只好從椅子上起身,側坐到床鋪邊緣,一手壓在她的左側的棉被上,一手拿著毛巾力道過於輕柔的擦拭掉汗珠。


Mabel配合著一手撩起長髮舉在腦勺後方,於是Will的手便往後頸移去。


十分靠近的距離,Will卻因為Mabel的笑容而冒出冷汗。


他有些膽怯的將目光轉移往上飄。化妝品和香水淡淡的氣味不斷往鼻腔裡頭竄,怎麼樣都習慣不了。


總覺得那是Mabel專屬、用來誘惑男人的香味。


“嘿,膽小鬼。”Mabel出聲,伸出食指順著下巴的線條滑過喉結,拉住了他的領結。“不敢看我?”


於是只好慢慢下移,將視線放在Mabel的臉上。他無聲的歎了口氣,意外的清楚Mabel的心思還真是可怕。


像是放棄了掙扎,Will丟下毛巾,微涼的手覆上女孩那病態蒼白的後頸。


他低頭親吻了下去。

>>>>>>>>>>>>>>>>>>>>>>>>>>>

額……嗯……我……就是……那個……

被期末還有畢專發表搞得失去手感的傢伙(跪

crank走到現在,意外的……很意外……超級意外的就這麼順勢親下去了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總之,讓我說,暑假繼續(x


p.s.補充設定,因為人形Will是Mabel的主意,所以那部分的魔法全是由Mabel提供的,結果現在生病魔力變弱,而身為共同主人的Dipper只好出手拯救wwww

@xila_Leday


评论(5)
热度(3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