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月刊少女/CP:堀鹿 不看

「The princess and the pea」


細細碎碎的感情,被壓在了好幾層好幾層好幾層的床墊之下,輾轉難眠。明明都被隱藏起來,但是每個雷聲作響的雨夜裡頭,她依舊切切實實的感受到。


鹿島游恢復意識的那一刻,她下意識撐起身體坐起來。


放學後她因為短暫的翹社團而被堀政行抓到,一巴掌打在頭上,明明力道不重卻讓她失去了意識。


“總覺得……怪怪的。”她扶著額頭,眨了眨眼睛。


模糊的視線原本以為是剛醒過來的原因,但是,一秒、兩秒、一下、兩下。陷入一片黑暗。


“咔嗒。”她聽到了門開啟的聲音,有人正在靠近。


“喂!鹿島!醒了就不要裝睡!”是堀學長。


>>>


堀政行一發現鹿島醒來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本只是想要帶她去社團,誰知道她會突然昏倒。嚇得讓堀一路抱著她狂奔去保健室。好吧,他承認不該揍她,應該是要拿繩子綁起來才不會造成傷害。


“怎麼了?喂,鹿島!回個話啊。”他走近,看著她眼瞳沒有對焦到自己身上,不免感到奇怪。


“堀學長……”女孩伸出手試圖抓住他的衣角,但手的方向完全不對。


反射性的抓了她的手,堀皺著眉頭,坐到病床上。明明就在她的面前,可是對方的眼睛沒有光彩,仿佛就是……


“鹿島你!”


“好像…看不見了。”打斷了他的話,鹿島自己說出口。


>>>


所謂的看不見,是一種形容一種狀態一種…防備感。


鹿島再次試圖閉眼眨眼,幾次之後發現並沒有改變,她只好放棄的縮起腳繞過了堀的身體,放下腳踩到地面上。有些不穩定的站起來。


“等等!”一把扶住她的肩膀,堀強硬的讓她坐回去床沿。


蹲下身,他拿出床底的鞋子,抓住女孩的腳腕就上套,看似粗魯的動作卻意外的小心。


“我帶你去看醫生。”握住了鹿島的手,沒給她逃走的機會,堅定的態度逼得她想要輕鬆的混過去也沒有辦法。


兩人的手牽著,手臂的距離拉開了彼此。鹿島游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堀的表情看不到他整個人,可是腳腕上的熱度、手指間傳來的顫抖,全都竄到了她的背上,細細、刺刺的感受著。


>>>


堀政行和鹿島游,鹿島游和堀政行。


兩人的名字時常被連在一起講,畢竟有他在的場合就一定會談論到她,有她在的時候就一定會出現他,不管是口頭上還是行動上,不知不覺就綁在了一起。


但那對鹿島來說,都不是理由。


她會一點一滴的纏著堀,絕對不單單是所謂的後輩愛。


被牽著,走在路上,平常要是看得見的狀況肯定不會如此緊張。交通、路面,一切變得陌生了起來。


不知道目的地。


走著,跨步,交換,再度跨步,什麼都變得小心翼翼。


堀在這段路上都沒有回頭看過鹿島一眼。


他不用確認都能在腦海裡描繪她的樣子,深藍色的短髮,琉璃般的眼瞳閃耀著生氣,端正的臉龐有些中性,可是當她表現出不同的姿態時,要嫵媚或帥氣都行。


這就是鹿島游的魅力。


他之於她。


太過於熟悉了。


開始自以為是。


就算不坦白,對方也能了解。


“可是不說的話,就會聽不到,也看不到真心。”


“誒?”


堀政行那似喃喃自語的話,讓鹿島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兩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黃昏的太陽斜照在自己的背上帶來了暖意,短時間內失去了視覺,鹿島反而能夠體會視覺障礙者在其他感官上的靈敏程度的提高的原因了。


她知道堀學長現在是面對著自己,還牽著的手沒有放開來,呼吸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


“喂,游。”堀才剛說就立刻後悔了。


“……嗯??學長??你剛剛是叫我的名字了嗎??”


瞬間恢復到平時的鹿島游,她提高的語調和興奮的樣子與剛才的對比之下,實在是有點滑稽。


堀伸出手攬住她的後頸,迫使其往前傾。


“給我安靜一分鐘。”


“誒?!……好…好好的…”從音量還有吐息,鹿島判斷出來兩人靠的非常近。


“我大概知道你這怪病是怎麼回事。”接著開口,闡述出來他所知道的事情。“野崎和瀨尾他們都得過。”


“咦?我怎麼不知道?!”


“就說了給我安靜!”


“是……”


“所以我可能知道恢復的方法。”


感受到堀寬厚的大手在頸部的皮膚摩挲,指節的繭一凸一凹之間,微微的發熱。


下一秒,嘴唇貼上了一個柔軟的觸感。


鹿島游想要發出叫聲卻被逮住機會,加大了力氣,對方咬住了她的唇畔,細碎的親吻。讓她在吃驚時卻不知要表現在哪裡,而反射性的快速眨眼之後,突然接收到了光線的刺激。


生理性的泛淚模糊了視線,但已經很清楚的能看見眼前的人。


對方放開了束縛她的手,臉色有些僵硬看著她。


“看的到…了嗎?”不曉得是要掩飾尷尬還是害羞亦或是兩者都有,堀政行轉身就想要繼續往前走。


感情這東西,只要蓋起來就看不到了。只要覆蓋上好幾層好幾層。


鹿島這麼想著。


她邁開腳步走到了堀的身側。


但那樣會睡不好的。


“堀學長,你喜歡我嗎?”


“笨蛋!不要這時候問這問題!”


“可是我喜歡你啊。”


>>>>>>>>>>>>>>>>>>>>>>>>>>>>>>>

CP:若瀨尾 不說/CP:野千 不聽

怪病+童話的第三彈!!!!!!!!!!!!!!!!!!!

好了又填完一個坑了!!!!!!!!!!!開心!!!!!!!!!!!!

最近還想再挖坑所以要先來填一填不然我會良心不安(x


那麼來談談內容吧,童話的部分是豌豆公主,那個睡了20床棉被(床墊)卻還是因為一顆豌豆而睡不好的嬌弱公主www

這邊講到了感情問題,我覺得堀鹿的心照不宣實在是太讓人難以忍受了(what)講出來啊快講出來啊,堀學長都要灌醉才會說實話真的是……太讚了,漫畫最新話,就是讓我覺得,堀(酒量差)鹿島(酒量超好)

哪天來寫寫鹿島真的完全醉酒的狀況一定非常好次(x


p.s.不看不聽不說,被我濃縮在裡頭的一句話了XDD應該很好認XDD


@xila_Leday


评论(9)
热度(57)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