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這裡有的是滿山滿谷的冷CP BG文,請多關愛我常年處於西伯利亞的人(。

MAGI/CP:炎瑛 斂

「沒關係。」


再次見到練白瑛竟在自己被流放到島上的幾年之後。


紅炎看著床上的女人、陷入死一般的沉睡。要不是還有探的到一絲微弱的呼吸⋯⋯


“姊姊就拜託你了。”一臉別捏的白龍,低下頭。


知道他們失蹤很久,但紅炎並沒有太多的擔心,而在他們回來的這個時刻,他更是淡然的點了點頭。


“白瑛藏在這裡很安全,你們就去做你們該做的事吧。”紅炎聽到自己如此的保證。


在白龍一行人離開後,他悄悄的推開了練白瑛所在的房間。


明明知道對方不會因此驚醒,他還是放輕了腳步以及拐杖的聲響。


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床邊,視線落在女人的臉龐上。長相是自己最熟悉的樣子,幾年不見,眉眼間多了點成熟的韻味。


是她,又不是她。


“辛苦了。”說給她聽的,紅炎抬起手揉了揉女人的頭髮。


如同幼時的每一次,他都會對她伸出手。


>>>


練紅炎猶記得第一次踏入皇宮,繁複的衣裳打扮在在表示了地位的展現,可是……他扯了一下領口。


果然還是習武時的衣服穿起來比較舒服。


被父親放在了花園,紅炎看了看猜測父親不會那麼快回來。乾脆去見見白雄和白蓮大人好了。


就在他走到廊上,前方的動靜引起了注意。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和打鬧聲傳到了他的耳朵。


“啊……這位,莫非是紅炎殿下?”


身著華服的女孩子宛若玫瑰花苞般,腼腆的露出笑容,十分的可愛。看來剛才是在遊玩而展現出了孩子氣的一面,沒想到花園會有人在,壓住了驚訝努力維持皇族該有的端莊。


當下,紅炎就知道了。她是第一皇女,練白瑛。身後侷促不安抓著女孩後擺的小男孩應該是白雄和白蓮口中的最小弟弟,練白龍。


想到此,練紅炎做出了相對應的禮儀問候,抱拳單膝跪下,“參見兩位殿下。”


對方也欠身行禮,但隨即舉起雙手讓長長的袖擺遮住了臉。微微露出的額頭好像有些發紅。


“怎麼了嗎?殿下。”


女孩才輕聲的開口,“請稱呼我白瑛,紅炎殿下。方才舉止太不得體了請殿下不要見怪。”


紅炎忍不住微笑,他起身邁開一步拉近彼此的距離。抬起手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頭,“沒事,這樣很好。”


>>>


接下來的每一天,練紅炎除了看書之外,就是來到白瑛沉睡的寢室,只是靜靜的坐在一邊,偶爾喃喃幾句書上的內容,好像這麼做,就能讓她的靈魂不會那麼孤單。


在被幽禁在島上的這幾年,他有很多時間能靜下心來好好地回憶過往,很奇怪的是他最常想起的並不是縱橫沙場的生活,反倒是幼時的點點滴滴,在時間的長河之中被他慢慢的撈了起來。


聚攏雙掌,仿佛看到了被水洗滌出來的記憶在微微發光。


有時候,他會看到小時候的自己,與堂兄妹們在皇宮的花園裡頭談天、切磋武藝。這些不經意就會遺忘的事情,如今,卻在她的身邊,一點一點的回想起來。


靠在椅背上,紅炎手撐著臉頰閉上眼,墜入了夢中。


>>>


他看到年幼的練白瑛站在一片漆黑的沼澤之上,壓抑著的哭聲細細碎碎的從緊閉的口中溜出。眼淚大顆大顆掉落。


“嗚啊啊啊啊——”


滿溢出來的悲傷終於克制不住了,白瑛雙手不斷擦拭掉淚水,大聲的哭出聲音。原本浮在沼澤之上的雙腳也開始漸漸沉入沼澤。


紅炎皺了一下眉頭,一把抱住了白瑛的腰,將她拉離沼澤的束縛。


小孩的身體並不重,反而有股輕盈感,沒有放開雙手,反而是將其舉起用左手臂做支撐點,好好地保護著。


“不要哭了。”


用還帶有觸覺的右手拭去她臉龐的淚痕。


他還從來都沒看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白瑛,在記憶中,總是帶著溫和的笑顏、從容不迫的展現出將軍該有的氣度,堅強到不讓任何人看到她的軟弱。


“我是壞孩子……嗚…嗝……”抽泣到最後開始打嗝的女孩子揉著發紅的眼眶。“我…我…我傷害了好多人……”


紅炎緩緩地降低手臂的高度,讓女孩的視線與自己平行。


“那不是你做的,不用把所有事攬到自己身上。”他撥開她額前的頭髮。


過於懷念的容貌讓他一時失去了平常的鎮定,“白瑛,”手掌滑到她的臉頰上,“快點回來吧。”


>>>


睜開眼睛,紅炎下意識的看了四周。


確定是現實的瞬間,他忍不住對自己在夢中的想法感到莫名的羞恥。


抬眼,他看向床上沉睡的練白瑛。


伸出手指勾住了她的食指,接著牽起整個手掌。


他不擅長表達心思,反正身邊都是一群不用自己明講就能瞭解的伙伴。於是才會到現在都沒辦法清楚的傳遞出自己的想法。


就算是認同理解他的理念的白瑛,肯定也不知道的。


有些事可別妄想對方能懂,在沒說出來前都是猜測。


紅炎將其牽著的手放回被窩裡,然後寬厚的手掌輕輕地撫摸了白瑛的頭髮,俯下身落了一個鼻尖的親吻。


“晚安,白瑛。”


>>>>>>>>>>>>>>>>>>>>>>>>>>

現實的白瑛始終沒上線的一篇,magi看了這麼久才跌一個裘紅坑我越想越不對,一定是我看得不夠仔細還是沒注意到其他cp的存在!!(x

好吧,其實是我暑假重看magi至少兩次然後突然覺得紅炎真是……帥氣逼人(x

這篇穿插夢境和回憶,把扉頁一期的小時候的炎瑛拿出來好好回味一番,現在的他們一個是罪人的原皇子、一個失去靈魂的皇女,這種對比感太讓我醉心了(喂

在標題「斂」的意思中我取退縮的意思,並且跟「練」的音很接近(我也不知道我想表達什麼總之我的標題有時跟內容無關)

希望白瑛快點回來QAQ我要讓紅炎跟你告白啊!!!!


p.s. 親吻鼻尖有“我想再見到你”的意思

@xila_Leday


评论(7)
热度(1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