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CP:Newtina/The First & The Last

>2017 2月的newtina合本解禁。

>另外兩位漫畫內容在噗浪(需要v梯p子n) 


斯卡曼德家的一天


Morning


蒂娜.斯卡曼德是被從皮箱傳來的吼叫聲吵醒的。


職業性的快速睜開眼,坐起身四處看了看。沒有意外的,身旁的人早就跳進了他的箱子世界。不過另一邊的檯燈柜上有準備好的早餐,杯子的牛奶還泛著熱氣。


泛起笑容,她捧著馬克杯看了看窗外尚未明亮的天空。一個放鬆的週末。不過她極需一位能一起看景色的人。


於是她朝著放在地上的皮箱喊了一聲:「紐特?」


雖然沒聽到對方的回應,但匆匆的踏上階梯的聲響已經透露其主人的急促。


「哦,蒂娜…你被爆角獸吵醒了嗎?」她的丈夫,紐特,滿臉焦急的探出頭來,接著從皮箱裡頭走出來,謹慎地回頭關好扣鎖。


蒂娜沒說什麼,遞上她喝了一半的牛奶。「休息一下。」


紐特勾起一點尷尬而害羞的微笑,泛紅的臉頰讓上頭的雀斑變得明顯。


當然,在蒂娜眼裡看來,那只會讓她覺得更加可愛。


男人將椅子拉近床邊,開始與妻子共享一份早餐,此刻,陽光終於從冬季厚重的雲層中透出些許的暖意。


Afternoon


午餐過後蒂娜帶了一本詩集進入皮箱內,裡頭的天氣可比12月的倫敦舒服多了。


可惜的是每次她準備好要閱讀的時間都被奇獸們給取代掉了。


一會兒要給剛出生的幼獸餵食,一會兒要準備好各式各樣的大量飼料等等,還要順便挖一下玻璃獸的巢穴中是否有自己剛掉落的閃亮亮紐扣。


哦,當然的,就算被她發現紐扣,最後還是送給了玻璃獸。畢竟要抗拒那頭小傢伙懇求的目光不是件簡單的事。


「其實你大可拿回去的。」紐特湊過來,他看見了蒂娜那鬆脫的袖口,忍不住出聲說道。


「沒關係。」女性笑了笑的拿了詩集坐到乾草堆上,呈現一種自然形成的凹陷狀,她縮起膝蓋,窩成了一團。


於是,紐特抱著還在進食的幼獸,坐到了她的身邊。肩靠肩所感受到親密比什麼都要來的舒適,蒂娜將頭靠在男人的肩膀,歪著頭,翻開了書頁。


斯卡曼德夫婦結婚剛滿半年,兩人在感情上幾乎是在比賽誰比誰內斂的程度走過交往的時光,而後在攜手走向婚姻這段漫長時光的序幕,這半年,就像是沉入紅茶的糖漿。他們都還在攪拌沒散開的蜜糖,將生活染上對方的顏色。


他們都還在習慣。


Evening


晚餐間,他們一起閱讀了奎妮定期寄來的問候信件,還附上了一張照片,一歲多的孩子浮在半空中,而雅各很驚訝的飛撲要接住的畫面。


照片的人物誇張可愛的表情透過魔法,不斷地循環這一幕。


「上次看到他們還是在婚禮上,小孩的成長好快啊。」蒂娜略為感歎的說道,她鮮少見到外甥,因距離的關係也只能用一些衣服、玩具等等的物品包成一個大包裹來表示其疼愛。


紐特看著對面的妻子,在燭火的照耀下,褐髮垂在耳側,眼睛閃爍著喜悅和深情,臉蛋微微泛紅、讓他想更加靠近看看她臉上的所有細節,全部都記在腦海裡。


「我的臉上沾到醬汁了嗎?」終於抬頭的蒂娜看到發呆的紐特,抬起手碰了一下嘴角。


男人只是微笑的搖了搖頭,「只是想看看妳。」


她立刻用手上的信封擋住了臉,「那就別看了。」


「嗯?」紐特哭笑不得的出聲,「為什麼?」


「怕你看膩了!」從信封上方只露出一雙褐色的眼眸充滿頑皮的笑意。


「不會啊。」


「誰知道親愛的斯卡曼德先生會不會哪天覺得斯卡曼德夫人太囉嗦,整天跟他那不服帖的領子和襯衫過不去,最後嫌棄了呢?」


聽上去像是很無趣的拌嘴,卻讓紐特心臟漏了一拍,染上了竊喜的臉紅。畢竟那是他結婚以來第一次聽到蒂娜稱呼彼此為斯卡曼德。


紐特有些無可奈何的想到,自己不管經過多久,有時還是會像初次戀愛的小毛頭般,不知所措。其原因都來自對面那位女性。


他摸摸了鼻頭,決定講出心裡話。「我只是想到之前都要越過海才能見到你,現在能這樣每天都共進晚餐…就……」


他沒有明說,但他知道蒂娜明白。


因為,在橙色的燭火下,她的笑容是那麼的令人心動。


Night


紐特從浴室出來走到臥室,肩上掛著毛巾,一頭捲髮終於在此時才顯得服帖。


「今晚看得到星星呢!」蒂娜坐在窗戶旁的櫃子上,側身看向外面,倫敦的夜晚在密集的公寓建築物的排列遮擋下,顯得狹長而幽暗。


點點星光襯托著月牙。


「我在赤道幾內亞有看過很漂亮的銀河……」紐特走上前,伸出手扶在窗框上剛好圈住了蒂娜,跟她一起看著夜空。


「那是你環遊世界的其中一站——」蒂娜拿起毛巾,包住了男人還滴著水的頭髮。


「接著就去到了……」


「紐約!」


「紐約。」


彼此不約而同的說出同一個地名。


「不錯的記憶力。」紐特說道。


「怎麼可能忘記,」蒂娜開始擦拭著丈夫的頭髮,「那可是我在魔杖許可處的第一份工作呢。」


「還好是份簡單的任務。」聽到這句,原本還放在他頭上的手,立刻下移到臉頰兩旁捏住。紐特忍不住仰頭,有些害怕的抬眼看向蒂娜的眼睛。


然後他就先露出了最常出現在臉上的,尷尬又僵硬的笑容,配上那雙綠眼真是太糟糕了。蒂娜心想。


接著她付諸了行動。


捏著臉頰的手沒有放開,低頭吻上了他的嘴唇。


「那還真是要感謝某位先生的搗亂啊。」她的眼睛彎起來的愛意過於明顯,垂落下來的瀏海稍微的擋住了那目光,於是紐特伸出手,將頭髮挽至耳後。


「那我只能感謝妳了。」握住了蒂娜的左手,他虔誠的親吻了指間的戒指。


月光灑進窗戶。倫敦只有點點星光閃爍,沒辦法像晴亮無雲的黑夜那般佈滿整個天空。


「下次假期去能看到銀河的地方吧。」


「嗯!」兩人相視而笑。


他們在對方的眼睛中看到比星星更璀璨的事物。


>>>>>>>>>>>>>>>>>>>>>>>>>>>>>>>>>>>>

順帶番外在這裡:離開紐約的那一天

謝謝當初主催大大的邀約&第二集就要上映了,大家準備好了嗎!yeah!

那我們,之後再見 ><!

@xila_Leday

评论(16)
热度(51)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