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阿袖/袖袖(xiu/ㄒㄧㄡˋ)我都接受喲喲喲
作為BG戰士的自我教條:孜孜不倦默默耕耘| ᐕ)⁾⁾
短篇原創不定時
總而言之就是個少女心

請盡量、拜託、最好不要使用lof的轉載至個人主頁功能,謝謝配合!

APH/CP:普洪 After

「在那之前。」


我們用了幾秒鐘的時間相遇。


還賠上了一杯打翻在你身上的紅茶。


>>>


初次見面,是在一個太陽被雲朵遮住半邊天的午後,微弱的光線很適合不擅長對付太陽的吸血鬼。


伊麗莎白.海德薇莉,坐在巴黎的隨處可見的露天咖啡店,品嘗著香醇的褐色液體。


來往的人群裡頭,穿著華麗蓬裙的女性撐著陽傘,小小步伐踩過石磚路,西裝紳士戴著高筒帽、拄著拐杖,禮讓幾位女士。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普通。


她那對翠綠的眼瞳、沒有目標的來回掃著。


然後,僅僅是那麼一瞬間。


她在人群中,看見一個醒目的顏色。


銀白的頭髮、紅眼的男性,斑駁的陽光落在他那張揚的笑容上,不曉得為什麼,如此的吸引她。他和一伙人勾肩搭背的,笑鬧著,走過她所在的咖啡店。


伊麗莎白放下了茶杯,將幾張鈔票壓在盤子下,便匆匆追了上前。


但是,人潮很快的淹沒掉了那位男人的背影。


>>>


第二次見面,在一個金黃落葉飄下的公園。英國的秋冬總是過於陰暗看不見太陽,很適合活了100年的吸血鬼。


她坐在長椅上翻著一本詩集,夾在指間的書籤不小心鬆開掉到地上。


“喂,妳的。”一個影子擋住了書頁,她才抬頭看了站在眼前的人,是一位十來歲的少年。滿臉的傲氣和無來由的自信表情,他遞上乾燥花做成的書籤。


“謝謝。”伊麗莎白微微一笑的接過物品,將其放回書上合起來。


“你好啊……”她立刻就認了出來,那是半個世紀前的記憶中所重合起來的臉。“我叫伊麗莎白。”


“基爾伯特!”少年揉了揉鼻尖,似乎不太能適應被如此慎重的對待,但又立刻擺出小大人的模樣,行了個禮。


那僅僅是一次不到半小時的對話,他們一起坐在了同個長椅,分享了生活的小事,沒有問及更加詳細的彼此背景或是立下什麼再次見面的約定。


>>>


在百年前,東歐某處的小村莊,沒有任何外來者的地區流傳著吸血鬼的傳說,甚至還產生了宗教和獻祭儀式。 


伊麗莎白還清楚記得,青梅竹馬的戀人在面前被殺死,黑色恐怖的魔物從祭壇中湧出來包圍了自己。再後來,她只感受到脖子上的刺痛感,還有逐漸變冷的體溫、連同內在的,變成異樣存在的轉變。


然後,初次嘗到的、也會是她給自己約束的最後一次,人類的血液,是跟自己一樣冰冷的戀人,唇上的那抹。


她成為了不完全的吸血鬼,比起太陽更害怕十字架,比起白天的燦爛更討厭黑夜的孤獨、不用吸血也能活下去,可是也死不了。


“真是漫長。”


伊麗莎白坐在窗台上,看著月光落在了河面,波光粼粼映著一顆圓月。


>>>


第三次見面是在漫天風雪的多倫多,她手裡抱著一袋剛出爐的麵包,推開店門走到戶外,門上那串鈴鐺清響立刻淹沒在落雪之間。


伊麗莎白第一眼就注意到走來的男人,他摟著一位女性,再過5秒就要與她擦肩而過。她移開了視線,滿街的聖誕氣氛卻無法映照在她的眼裡。


5。


她在心中默念。


4。


他嘴角的那個笑容的角度。


3。


不管看幾次都沒有改變。


2。


但不是這次。


1。


不是這一位。


>>>


第七次見面,在初春。


應該是第366年的春天,初春的天鵝堡在綠葉的襯托下優雅的矗立在那裡,伊麗莎白恰好經過,混在遊客之中跟著遊覽了一番。


她來到城堡附近的餐廳,偽裝成了正常人那般的點了一份餐點吃,雖然好像什麼都下嚥,可她知道,所有吃下去的東西都沒辦法化成養分吸收。


只是徒然無功的進食。


她剩下半份多的食物沒有吃完,只好將杯裝紅茶拿在手上戴上寬沿的帽子、留下豐厚的小費離開。


但才沒走幾步,就不小心與匆匆經過的男性撞得正著。


手上的飲料頓時打翻濺在對方的襯衫上。


“……對…對不起!”因為帽沿的遮擋讓她看不到對方的臉,稍微吃力的仰著臉,她才終於看清——紅色的眼瞳慍怒的瞪著自己。


“喂!本大爺的新襯衫!”


讓她心驚的聲音。


“誒!是不會回應啊!”男人用自己的手帕擦了擦水漬。


“啊…抱歉。”回過神的伊麗莎白立刻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衣服。“…”對方有些無言的看著她的動作。“你這樣是要擦什麼啊…”


“那你現在就把衣服脫下來給我拿去洗掉吧!”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女人變得如此積極,揪著他的衣領,表情十分嚴肅。


“呃…不…不用了,本大爺也不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他嚇得回握住她的雙手,讓她放開。


兩個人就這麼牽住了彼此的手呆站在原地。


女性栗色的長髮隨風飄、雖然那過於蒼白的臉色讓人覺得她很單薄,可是,展現出來的微笑太漂亮了,圓眼的綠色波光映出自己的樣子。


男人這才知道害羞,他尷尬的放了手,裝模作樣的咳了幾聲。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女性點了點頭,“伊麗莎白.海德薇莉。”


那是他們的初次見面。


>>>>>>>>>>>>>>>>>>>>>>>>>>>>>>>

大坑(捂臉逃)很沒有劇情

應該還會有個before、可我真不知道怎麼寫QQQ

其實原本不是吸血鬼paro的(而且還滿滿的都是我的私設)

原本是兩個不同時間線的基爾和伊莎、大概是伊莎的時間過得比基爾還要慢,然後兩人一直遇見可是不能長久(雖然我覺得我的解釋很沒有什麼就是設定過於複雜我整個放棄掉。

總而言之,伊麗莎白一直在尋找逝去的戀人,可不一定每一世都是相同的樣貌相同的靈魂(受到clamp的影響)

然後終於遇到了基爾伯特。

季節:夏(法國)>秋(英國)>冬(加拿大)>春(德國)
大概都有應對到吧……總之就是最後回到德國見到基爾了XDDDD呀哈我要去推特刷生賀了!!!!

@xila_Leday

评论(6)
热度(25)

© xila袖_Leday | Powered by LOFTER